树状动物:多细胞动物起源的新物种

九月 10th, 2014
1986年7月下旬,澳大利亚海洋学研究船富兰克林号(ORV Franklin)在澳洲东南部海域进行着一次例行的海洋生物调查。和往常一样,他们抛下的耙底器,从大约300米深的海底,打捞上来了大量的底栖生物。科研人员们照例对这些生物样品进行了清洗、过筛和分拣。其中,有十几个长的像蘑菇样小东西混在在大量的动物样品中,并没有引起大家太多的关注。它们被标为“非濒危物种”,然后就被福尔马林固定,然后浸泡在了酒精里保存。在随后几年的科考中,这些小东西再也没有被发现过,而静静躺在酒精中的这批样品,就这样一睡就是20多年。… 阅读全文

狗狗不听话?喷点“猪味香水”

九月 1st, 2014
猪味香水(The eau de oink),别名“公猪伴侣(Boar Mate)”或者“停下来(Stop That)”,是德州理工大学的科学家约翰·麦克格隆(John McGlone)发明的。约翰一直在想办法让自家的凯安梗(译注:一种原产于苏格兰的古老的梗犬品种)托托(Toto)能不再叫个不停。现在好了,有了猪味香水,只需轻轻一喷,立即生效,而且对汪星人安全无害。… 阅读全文

病毒和斑马鱼测绘大脑地图

八月 20th, 2014
我们知道在大脑中的某些地方存在过多或过少的连结通路,都会导致如神经发育迟滞、自闭症或者精神分裂症等疾病。但是这些疾病都是高级精神及认知功能的异常,鱼类连皮层都不具备,对鱼脑的测绘如何能有助于认识这些疾病的机理吗? 作者说:“人与鱼的疾病基因型会有很多的不同之处,不过我相信同样的疾病基因会在大脑中扮演同样的角色。百分之七十的人类基因在斑马鱼中都有同源基因。我们的目标是利用斑马鱼来了解这些疾病基因是如何影响大脑通路的。”… 阅读全文

Zmapp:用烟草“种”出的实验性抗埃博拉药物

八月 10th, 2014
埃博拉病毒是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之一,会引发呕吐、肝脏和肾脏衰竭以及体内外出血。它的致死率高达90%以上,而且目前无法治愈。与感染的人或动物的直接接触都会使病毒传播——这也是为什么隔离如此重要。今年三月起始于几内亚的这次埃博拉爆发,在过去的几周内已经扩散到了利比亚、尼日利亚和塞拉利昂。超过1700人被感染。上周,危机迅速恶化,仅仅9天内就有170人死于感染。“病毒的速度比我们的行动要快。”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陈冯富珍说,如果情况继续恶化,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阅读全文

猕猴:咋们是不是亲兄弟

八月 1st, 2014
在猕猴(Macaca mulatta)的社会里,小猴子都是由妈妈一手带大的,它们对自己的父亲并不熟悉。不过,美国杜克大学的研究者们发现,猕猴可以辨认出不曾谋面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也就是说,它们仅仅通过观察长相就能知道对方是否与自己有亲缘关系。研究论文于8月4日发表在《当代生物学》(Current… 阅读全文

睡眠差,老人自杀风险高

七月 20th, 2014
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饱受睡眠问题困扰的老年人更有可能死于自杀。 睡眠差,老人自杀风险高阅读全文

杯子的味道

七月 14th, 2014
杯子是容器,理论上说不应该影响其中饮料的味道。但是人们通常说的“味道”,并非科学意义上的酸甜苦咸鲜五种基本味道,而是大脑对外观、色彩、口感、气味与味道等等感官体验的综合。在这个综合体验的过程中,心理因素的影响也不可忽视。比如喝酒,古人就说“葡萄美酒夜光杯”,大致是葡萄酒与夜光杯的组合,会给人们更美妙的体验。而品茶中,茶具的作用就被放到了更高的层次,所谓“器为茶之父”——茶具的重要性,是跟作为“茶之母”的水相并列的。… 阅读全文

中国人学化学以及疯狂的造字

七月 13th, 2014
作为一个创造新物质的学科,化学发展的历史非常悠久,现代化学界普遍都承认炼丹及炼金术是化学前身的观点,这对于中国而言是有利的,至少我们可以把祖师爷追溯到葛洪所处的年代,看上去比西方落后不了太多甚至还领先数百年。但这样的说法作为茶余之言自无不可,但作为研究而言还是有些肤浅。… 阅读全文

医学诺贝尔之路(1953):柠檬酸循环

七月 12th, 2014
电器通过电力驱动而工作,汽车通过燃烧汽油而奔驰。在自然界中,不依赖电线和发动机的生物却能够通过进食、饮水和呼吸来维持生存。对于动物来说,这些食物、水和空气还能够提供令他们自由行动的能源,这一远远领先于人类智力设计的能量供给方式无时无刻不在体内进行着。毫无疑问,这是大自然的杰作。… 阅读全文

男女两性从哪来:用变性藻探寻性别起源

七月 11th, 2014
自然界中,包括人类在内的大部分动植物都有雌雄两性,这两种性别到底是怎么来的?来自唐纳德植物科学中心(Donald Danforth Plant Science Center)和可再生能源企业研究所(Enterprise Institute for Renewable Fuels)的一个研究团队找到了强壮团藻(Volvox carteri)中决定性别的主要调控基因,为了解多细胞生物中性别的起源提供了可参考的证据。研究结果日前发表在《PLoS生物》杂志上。… 阅读全文

黑猩猩的基因与智商

七月 10th, 2014
就像人有聪明有笨一样,黑猩猩里也存在着智力上的差别。通过对黑猩猩的认知能力与血统的综合分析,美国研究人员发现它们的智力也是由基因决定的。这项研究发表在今天出版的《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上。 阅读全文

牛奶,跟奶牛说再见

七月 9th, 2014
8000年前,我们的一位祖先鼓起勇气,收集并饮用了动物的奶水。这简直就像作弊一样:人类拥有了一种容易获取却又营养丰富的饮料。一个又一个世纪过去了,牛奶以及牛奶的各种制品一直活跃在世界各地的餐桌上。 阅读全文

往大堡礁倾倒泥沙是个坏主意

七月 8th, 2014
去年年底,澳大利亚政府批准了一项计划,旨在扩建昆士兰地区艾博特角(Abbot Point)的煤炭码头,艾博特角港是大堡礁沿岸地区的五座主要港口之一。 该项目需要从海底疏浚约500万吨泥沙以增加港口的深度。由此产生的废弃泥沙将被倾倒在25公里外的海水中,恰恰在大堡礁海洋公园内。公园当局称,该项目的批准符合47项严格的环境保护条款,以保护珊瑚礁不受损害。… 阅读全文

顶级掠食者:无腿的蛇

七月 7th, 2014
蛇!仅仅是想到这种动物,很多人就会心中一颤。蛇也能让生物学家心跳加速,不过完全是出于另外一种原因:在进化方面,蛇也许是地球上最为奇特的脊椎动物。 蛇的躯干细长,四肢全无,在它们的种种令人惊异之处中,这不过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种。蛇类体内的变化才是真正的不同凡响。它们削减了内脏器官,几乎去掉了一个肺,肝脏也只剩下一叶。它们进化出了新颖的热感应器官和复杂程度居所有动物之首的毒液系统。它们可以加快或降低新陈代谢速率,幅度之大超过任何一种脊椎动物。蛇类的体内改造甚至直达分子层面:一些在很多脊椎动物中都岿然不动的蛋白,在蛇的体内却悄悄发生了变化。… 阅读全文

NIH新发现一例天花病毒样品

七月 6th, 2014
自从1980年5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地球上的人类已免于天花疾病”以来,官方报道一直表示,只有位于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CDC)和位于俄罗斯新西伯利亚的国家病毒学与微生物学研究中心(State Research Center of… 阅读全文

藏族人为什么能适应高原环境?

七月 5th, 2014
被称为“世界屋脊”的西藏地区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不适宜居住的几个地区之一。但是一直在此居住的藏民似乎并未受到当地不利条件的影响。近日一项研究表明,这些土生土长的藏民携带的一个基因似乎成为了他们适应严酷自然环境的关键。而令人惊讶的是,这一基因似乎有着更为神秘而久远的先祖——它们可能来自已灭绝的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 阅读全文

与林奈缠斗的乌鸦

七月 4th, 2014
2014年6月的《科学》(Science)杂志刊登了一篇题为《看小嘴乌鸦和冠小嘴乌鸦如何打破林奈的诅咒》的文章[1],当然这文章有标题党之嫌。文章讲的是这两种外型迥异的乌鸦,能杂交,有混居,基因常交流、差别小,却上万年来坚定地维持了外貌的巨大不同。科学家调查了它们的基因谱,发现小嘴乌鸦两大种群之一的德国群体,在基因层面上几乎已经被冠小嘴乌鸦攻陷,可长相、行为却没变。这个“正在演化中”的标准案例击中了分类学者们心照不宣的大烦恼:到底怎样才算一个物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