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14

大鸨求偶屁屁要干净

星期一, 十月 20th, 2014
西班牙国家研究委员会(CSIC)的研究团队发现,雄性大鸨食用少量有毒甲虫有两个目的:一是消除体内寄生虫,而另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让它们在雌性面前看起来更健康强壮,以提高繁殖成功率。这是科学家第一次将自我药疗(self-medication)和性选择机制联系起来。研究论文已于10月22日经发表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上。 那么雄性大鸨吃的是什么“毒药”呢?该项目的领导者,西班牙国家自然科学博物馆的CSIC研究员胡安·卡洛斯·阿隆索(Juan Carlos Alonso)介绍说:“研究组发现,大鸨会捕食两种芫菁科(Meloidae)甲虫:Berberomeloe… Read More

2014诺贝尔物理学奖:蓝光将照亮世界

星期五, 十月 10th, 2014
2014年10月7日北京时间下午5:30,我打开电脑,进入诺贝尔奖网站,失望地发现他们的物理学奖发布会视频将通过youtube发布。我不是不能翻墙,问题是翻墙软件效率不好,于是放弃了观看即时视频。 诺贝尔物理学委员会本来预计北京时间下午5:45召开发布会,我耐心地等,5:45刚过,手机端腾讯新闻就跳出一个消息,日本三位物理学家获得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腾讯新闻弹出:“日本物理学家赤崎勇(Isamu Akasaki)、天野浩(Hiroshi Amano)和日裔美籍科学家中村修二(Shuji Nakamur)获奖。” Read More

自私基因恒久远,洗脑觅母永流传

星期三, 十月 1st, 2014
我们是作为基因机器而被建造的,是作为觅母机器而被培养的,但我们具备足够的力量去反对我们的缔造者。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我们人类,能够反抗自私的复制基因的暴政。” ——理查德•道金斯 《自私的基因》1976年出版,如今已经“年近不惑”。许多跟它同时出版的科普书已经很少有人翻看,但这本书的魅力、争议和影响力却与日俱增。有趣的是,当这本书初版时,道金斯所阐述的思想在学界还有反对之声,公众则高高兴兴地接受了这本书,将其视为一则有趣谈资。几十年过去,道金斯的书中理论在学界越来越少争议,公众则反而如梦初醒般开始担忧这本书“太过极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