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4

红毒蛇与魔山的决斗决定小恶魔命运

星期四, 六月 12th, 2014
最近,在《冰与火之歌》中的一个桥段,给各国观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红毒蛇和魔山生死决斗,最终红毒蛇功亏一篑,被魔山反杀,场面堪称暴力美学的典范。 不过,他们为啥要决斗呢?这事关一个严重的指控:面对姐姐瑟曦·兰妮丝特的弑君指控,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选择了“决斗裁判”。红毒蛇出任小恶魔的代理骑士,出战瑟曦的代理骑士魔山。 或许你还会好奇,一场决斗可凭什么以分出是非?这还得从神意审判说起。 Read More

不朽是一个梦魇

星期三, 六月 11th, 2014
在物理学家李淼看来,不朽是一个梦魇。 不朽是一个梦魇 今年各省的高考作文题没有例外地被网友吐槽,吐槽作文题(严格地说是作文材料)看来是一种轻松有趣的事情,而且还安全,因为大家觉得,在语言方面,谁比谁差?一个普通人总比出题人强些。 江苏的作文材料如下:“有人说,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只有青春是不朽的;也有人说,年轻人不相信有朝一日会老去。这种想法是天真的,我们自欺欺人地认为会有像自然一样不朽的信念。阅读材料,自选角度,题目自拟,体裁不限,诗歌除外,写一篇不少于800字文章。”… Read More

细胞,用“噪音”对抗“噪音”

星期二, 六月 10th, 2014
对于爱在电话里煲粥的人、居住在公路、机场或者铁道附近的人、爱听音乐的上班族,乃至单个细胞来说,噪音都是生活中无法逃避的现实。在人类的日常经验中,讨厌的噪音通常是可以控制的。隔音屏障和抗噪耳机都有助于屏蔽杂音,留下美妙的音乐或者一片寂静。但是对于构成生物的细胞来说,“噪音”——那些包括起伏不定的食物来源、病原体和致命毒素在内的外环境随机变化,或者细胞自身内部的随机过程——可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细胞内的“噪音” 近些年来,科学家们发现细胞内部出人意料地“嘈杂”。长久以来,人们认为细胞内部的运转是有规律、可预测,但这一假定被推翻了:细胞内部的分子四处游荡、随机互动,这意味着所有后续的生物化学反应,比如核糖核酸(RNA)和蛋白质的生产等几乎所有的细胞活动都需要的反应,都具有一定的随机性。如果驱动这些机制的动力是分子层面的一片混乱,细胞该如何执行它的工作——进食、分裂、分化?比如胚胎发育,看起来是个预先编排好的过程,在可预测的基因活动安排下,产生符合特定的组织。在无处不在的噪音中,这些事怎么可能实现?… Read More

人类杀物种的效率是自然界的1000倍

星期一, 六月 9th, 2014
先说坏消息。人类造成物种灭绝的速率是自然因素的1000倍——落在早先估计范围里最高的那头。而且,我们仍不知道我们要丢多少物种才会完蛋。 再说一个好消息。只要有智能手机,你就可以帮助动物保护人士来保护它们。 这项关于全球物种灭绝速率的新的估计数据出自斯图尔特•皮姆(Stuart Pimm)和他的同事们,他们来自北卡罗莱纳州杜汉姆市的杜克大学。早在1995年,皮姆就曾估计,人类活动造成物种灭绝的速率是环境背景绝灭速率的100到1000倍(Science, doi.org/fq2sfs)——事实上,皮姆当年的研究既低估了物种目前消失的速率,也同时高估了在过去一千万年到两千万年中环境因素造成物种灭绝的“背景速率”。而如今这项发表在《科学》上的新研究把这个数值定在了范围的上限(Science,… Read More

养大一只小海獭要多少能量?

星期日, 六月 8th, 2014
虽然我们每次看见海獭,都会发现它们在梳(è)理(yì)毛(mài)发(méng),但这只是一个表象。海獭们其实是不折不扣的大吃货,成年海獭每天的摄食物量可达体重的四分之一。当然这和他们极高的代谢率相关——毕竟作为最小的海生哺乳动物,哪怕仅仅是简单的保持体温,也需要消耗掉大量的能量。理所当然的,海獭妈妈消耗的能量会更多,但在数据被测量出来之前,大家或许都没有意识到海獭妈妈把海獭宝宝拉扯大究竟有多辛苦。 Read More

猩红王蛇 你已离去

星期六, 六月 7th, 2014
在南北卡罗莱纳州,松树和橡木丛生的沙山(Sandhills)森林里,生活着一种叫做猩红王蛇(Lampropeltis elapsoides)的无毒蛇。这种蛇会在外表上会拟态该地区的一种有毒蛇类,珊瑚蛇(Micrurus fulvius)。通过这种方法,猩红王蛇可以蒙骗他们的捕食者,比如红尾鹰。猩红王蛇的身上的条纹和珊瑚蛇非常相似,人们还特意编了一个顺口溜来区分它们:“红配黑,请放心;红配黄,杀人狂。” Read More

“通心粉”企鹅宝宝,真的要被吃掉啦!

星期五, 六月 6th, 2014
不管是谁命名了“通心粉企鹅”(Macaroni penguin) 他都没有往食物方面想过。(译者注:通心粉企鹅即马可罗尼企鹅。“Macaroni”一词泛指18世纪英国那些装扮华丽浮夸的花花公子,马可罗尼企鹅可能因其头顶那同样华丽的金色羽毛而得名。“Macaroni”的另一意思是通心粉。)但不幸的是,这个名字非常贴切:一项新的研究发现,大量幼年马可罗尼企鹅正在被其他大型海鸟捕食,损失的企鹅数目大得令人震惊。研究人员正试图从捕食者数量巨大、海洋温度上升和企鹅数量逐渐减少等方面解释这个问题,以估测马可罗尼企鹅的未来命运。… Read More

置之死地而后生:冷冻复苏进入临床试验

星期四, 六月 5th, 2014
在1992年的喜剧电影《沉睡野人》(Encino Man)中,两名加利福尼亚少年在后院挖游泳池的时候,挖出来一位冰冻的穴居人。在车库里的空间加热器的帮助下,穴居人苏醒过来,继而在一个全然陌生的时代开始了一段喧闹的狂欢。 让人类进行持续几千年的冬眠基本上还只是天方夜谭,但是短期治疗性降低体温的科学,正越来越接近现实。 冷冻复苏进入临床试验Read More

五毒,真毒

星期三, 六月 4th, 2014
五毒饼上最常见的“五毒”花纹是蜈蚣、蛇、蝎子、壁虎和蟾蜍,但是传说中的“五毒”也有把蝎子或者壁虎换成蜘蛛的版本,而在清朝吕种玉所著《言鲭·谷雨五毒》中,所记载的五毒又是“蜈蚣、蝎子、蛇虺、蜂、蜮”。那么,这些不同版本的五毒究竟都毒在何处呢?我们来一看究竟吧! 蜈蚣 出现频率:★★★ 危险系数:★★★ 在所有版本的“五毒”中蜈蚣都有“中标”,看来“蜈蚣是毒虫”是人们的共识。的确,哪怕初次见到蜈蚣的人,都会被它那修长多足的异类身形吓一跳,而小时候“蜈蚣精”吸人脑髓的传说也应该给我们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Read More

值得和孩子一起看的科幻佳片

星期二, 六月 3rd, 2014
科幻往往表现成人化的主题,然而它和儿童作品有着很深的渊源,它根植于人们的童年。六一儿童节之际,果壳向大家推荐8部值得和孩子一起看的科幻佳片。你可以在闲暇时间找上其中一部,带上一个或一伙孩子一起观看,也许会勾起你的童年记忆,也许你也会带给他们难忘的童年回忆。 有爱就有希望:《瓦力》(《机器人总动员》) 开篇就是未来的古老地球,把现实世界拉入一个充满想象力的空间。瓦力在寂静荒凉的地球上等到了天使伊娃的爱,这个爱让他们勇敢,互相信任,生死与共。人类在浑浑噩噩和丧失斗志中想起了丢失的品质,此刻他们终于承认,自己的创造物机器人成为了人类品质的继承者。个体和个体之间的爱,地球孕育的所有生灵对家园的爱,这些爱是温暖的、宏大的。爱和希望,对每一个孩子都是美好的东西。充满想象力和纯真品质的电影永远是孩子最好的榜样。… Read More

10座最危险的毒物废城

星期一, 六月 2nd, 2014
探访废弃城镇,需冒各种各样的风险。比如时刻警惕摇摇欲倒的危楼,比如要避开准备射杀入侵者的守卫——不单如此,某些废城还受到有毒物质污染。可能来自化学和放射性元素,还可能来自生物武器。 所幸许多毒物废城已经得到清理。虽然它们过去可能给居住者的生命健康带来过威胁,但它们对游客来说还是相对安全的。不过我们也应注意,很多被有毒物质污染的城镇并未被人废弃。还有许多废城之所以会成为废城,全在于当地居民得到了经济赔偿,或在其他条件吸引下迁离此地(美国有《超级基金法案》,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多废城)。比如因“埃琳•布罗克维奇案”(Erin… Read More

滑坡,危害生命财产安全

星期日, 六月 1st, 2014
说起滑坡,大家或许并不陌生。每当雨季来临,电视上隔三差五就会出现关于滑坡的报道,规模或大或小,时而伤及人命。几周前发生在阿富汗的巨型滑坡造成了数百人的死亡,算是近期损失尤为惨重的一次。 滑坡是如何产生的? 电视上关于滑坡的画面,大都具有以下几个特征:山区,滑坡体比较松散,下过雨或正在下雨。其实,这已经告诉我们几个滑坡发生的关键因素了。滑坡本质上是一种重力流,即物质在自身重力的作用下从高处向低处流动,因此滑坡多发生在高低起伏的山区、丘陵地带。此外,山体还需要比较松散,即内部有一些易于滑动的软弱面,这些软弱面可能是岩层原有的层面,也可能是在地质运动中产生的破裂面,长期的风化(例如流水渗透)也会产生易于滑动的风化面。满足了前述条件之后,有时候还需要有一些诱发因素。降雨就是最常见的一种——水相当于润滑剂,可是使得山体内部的粘着力小于重力产生的下滑力,诱发滑坡。此外,地震、降雪、火山等也可以诱发滑坡。近年来,人类活动也成为一个重要诱因,对山体不合理的改造、无计划的挖矿挖煤等都可以诱发滑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