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4

浴缸里有黑洞:小实验台上的大物理

星期三, 五月 14th, 2014
在这个地球上很多毫不起眼的角落,一间阁楼、一厢客房,或是一个储藏室里,你都能发现一套小型的火车玩具。对普通大众而言,这一套套月台上站着小人、铁轨旁还用染成绿色的泡沫树装饰起来的模型,虽然有些幼稚,但总是种无害的消遣。但对资深玩家(比如《生活大爆炸》里的谢耳朵)来说,它们可是正经事——你不仅可以乐在其中,而且一切细节体验都和真正的铁路相差无几。 Read More

《超凡蜘蛛侠2》:犀牛人和他的机械外骨骼

星期二, 五月 13th, 2014
随着《超凡蜘蛛侠2》的上映,这位由斯坦·李(Stan Lee)和史蒂夫·迪特科(Steve Ditko)创造、1962年首次在《惊奇幻想》(Amazing Fantasy)杂志中登场的超级英雄又再次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不过,这篇文章可不是要介绍这位爱吐槽的蜘蛛小子的,相反,我们要来关注一下这部作品中的反派们。我可不是指电光人、沙人、秃鹫、神秘法师、红魔或者章鱼博士(这位是我最爱!)。这次我要说的可是犀牛人,这位在《超凡蜘蛛侠2》中出场不多但是十分抢镜的角色。 犀牛人首次登场是在1966年的《超凡蜘蛛侠》漫画中,在最新的蜘蛛侠电影中由美国著名演员保罗·吉亚玛提(Paul… Read More

“菩提子”是神马?

星期一, 五月 12th, 2014
现在文玩市场上门槛最低销售最多的产品莫过于各种菩提子了,随便找一家文玩市场和商铺进去看看基本都能看见大小形状各异的疑似植物器官的东西被冠以“某某菩提子”之名。 露兜树与血莲花菩提 对于这些菩提子最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这是不是菩提树的种子?答案是否定的,菩提树Ficus religiosa是桑科榕属的植物,开花为隐头花序,果实为聚花果,形状和结构类似我们吃的无花果,它全身上下是长不出来各种菩提子的。而市场上的那些菩提子,其实是许多种植物的果实或种子。菩提子这个概念起源于佛教,但从商业角度来说,任何植物的坚硬小型球形器官都可以作为菩提子来把玩。就市场上来说,比较常见的菩提子主要还是下面几种。… Read More

10件著名假古董和买下它们的冤大头

星期日, 五月 11th, 2014
真品路易威登包的拉链扣上会刻有“LV”的标志,但假货上就不会有;并且,路易威登包商标上的字母“O”是圆形的,不是椭圆。这些小细节能让人辨别真伪,但它们往往十分低调——毕竟,高仿路易威登包只是蓬勃发展的A货行业中小小的一员而已。据国际反伪造联盟估计,伪造业的年产值已达到了6000亿美元,约占全球货物贸易的7%。 可以通过细节来辨别路易威登手袋的真假;同样,古董的鉴定也在于观察其细节。不管是在资产拍卖会上和古董店里瞎逛的菜鸟,还是配备了碳-14测试装备满腹经纶的专家,要辨别出假古董都不是件简单的事儿。本文总结了10件著名的伪造品和那些被假货坑了的冤大头不得不说的故事。首先,我们来看看亨利福特博物馆是怎么发现,“普鲁斯特椅”和“大普鲁斯特椅”之间不是仅有一字之差的。… Read More

地球永远一面对着太阳?

星期六, 五月 10th, 2014
月球自转的周期恰好等于绕地球公转的周期(27.32 天),因此在地球上,我们总是只能看到月球的同一面(注:更确切地说,在地球上不同时刻、不同地点看到的月面范围略有不同,综合这些不同时刻,总共有59%的月面可以在地球上看到),这种现象就被称为潮汐锁定(tidal locking)。 即使是像月球这样的岩石星球,也毕竟不是绝对刚体,在地球的引力作用下会发生潮汐隆起(tidal bulges),只要月球的自转周期不等于公转周期,隆起的部分就会受到引力的拖曳,这个拖曳的扭矩日积月累,最终的效果就是让自转和公转同步。… Read More

齐云山的肉食龙脚印

星期五, 五月 9th, 2014
2014年5月6日,我们撰文系统描述了安徽省道教名山齐云山区域的恐龙足迹群,这些距今约7000万年前的足迹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晚白垩世恐龙动物群。这对研究恐龙的演化有着重要的意义。 化石的研究者包括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学者张建平教授、余心起教授、我,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的马丁·洛克利教授,以及北京自然博物馆的李建军研究员等。我们在《白垩纪研究》上撰文描述了这批珍贵的标本。 齐云山是中国四大道教圣地之一,此处道教始于唐代乾元年间,至今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相传,道教著名人物张三丰在齐云山传道,并羽化于此。恐龙足迹化石位于一处叫做小壶天的景点。小壶天是明代修建的一个石坊,石坊的石门呈葫芦形,里面是一个长20米,宽3.3米,高2.5米的石窟,石窟的一侧是悬崖,传说这里是道士飞天成仙的地方。大约60个大大小小的恐龙足迹保存于石窟的顶面。… Read More

赛璐珞和电木引领材料变革

星期四, 五月 8th, 2014
常常因为去外地进行塑化剂方面的汇报,在旅行途中就开始演练ppt,有几次引起了邻座的注意,纷纷开始提问,于是演练搞得比实战还紧张。不过通过几次对陌生人的科普,倒是发现有关塑料的很多问题是很值得关注的,有一些问题在业内或许已经是常识,但在非专业人士眼中却十分困扰。所以这一系列的“塑料”专项科普主要面对的是非化学专业人士,有一些地方会比较浅显,专业人士勿砸。在这篇专题中,我们会全面地说明塑料的前世今生,也会涉及塑化剂、双酚A这些近年热门的话题,或许你会发现,塑料的世界竟是如此精彩。… Read More

“石头剪刀布制胜策略”研究,浪费钱?

星期三, 五月 7th, 2014
一篇来自浙江大学、浙江工商大学和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的论文公布在了预印本网站上。根据媒体的宣传,研究者“找到了石头剪刀布的制胜策略”。 自然而然地,很多网友的反应是:“这还需要你研究?”

研究者“找到了石头剪刀布的制胜策略”

【网友评论截图。图片来源:凤凰网】

… Read More

水星:冰与火的行星

星期二, 五月 6th, 2014
“信使”水星探测器最新发现水星包含有意料之外的成分和“歪斜”的磁场,而其环形山的永久阴影区中可能还蕴藏着水冰。 2011年3月17日行星科学家们都长舒了一口气。经过15分钟的发动机点火,美国宇航局的“信使”号水星探测器终于减速并被水星的引力束缚住。这标志着它97亿千米的旅程宣告结束,而与此同时它对水星为期至少1年的在轨探测任务正式开始。 不久,来自“信使”的图像和其他观测结果便源源不断地传回了地球。到2011年9月初,它已经发回了超过40,000幅的图像,对火星的地形和组成进行了数百万次的测量。… Read More

科学松鼠会:互联网时代的科学传播者

星期一, 五月 5th, 2014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科普更多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教育,是科学从精英阶层到平民的普及,缺乏反馈和交流。 进入互联网时代,科普变成了科学传播。微博和网络成了重要的科学传播媒介,科学传播像娱乐新闻一样,可以对时事和娱乐热点进行科学解读,也可以翻译外媒报道,这些是目前科学传播最常见的形式。 我是谁?我要说什么? 要成为互联网时代的科学传播者,首先要问自己两个问题:我想成为哪一种传播者?我想传达什么信息? 互联网时代的科学传播者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新闻的介绍者;英语新闻的搬运者;某一领域的独立作者;紧追时事的科学时评家;科学传播领域的观察者;科学传播组织成员;等等。… Read More

谁说生命诞生离不开水

星期日, 五月 4th, 2014
“某种温暖的小池塘”——1871年,达尔文给植物学家约瑟夫·胡克(Joseph Hooker)写了一封信,信中对生命摇篮的推测和描述至今还回响在我们耳边。他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认为,只要在湿润环境下布置好适当的材料,再给一点点光照、热量或电火花刺激,就可以通过单纯的化学反应创造出生命。 生命起源的摇篮 地球上的无生命物质如何、又在哪里转化为生命物质?目前我们还拿不出切实的证据来回答这个问题。从达尔文时代起,另外一些生命起源的假说也开始流行起来,有人说生命诞生于海底热液黑烟囱旁,有人说是在冰川中,有人则认为是在地球那充满辐射的首片海滩上。如果硬要我们选的话,恐怕大多数人还是青睐原始汤假说。… Read More

生死之间,大有可为

星期六, 五月 3rd, 2014
又到春日,又到找工时,又到论文死线,又到自杀高发期。 “死是一件无须着急去做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了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这是史铁生的句子。然而,春暖花开,万物复苏,随之复苏的还有死志。对于许多抑郁者而言,晦暗沉闷的冬日让人沮丧到甚至提不起劲来自绝于人世,倒是春和景明煦风拂面时,能鼓起最后一点勇气与动力,尝试自救,或进行告别。 本月2日凌晨,厦门南洋学院一名陈姓男生自杀。16日晚,中山大学一名蔡姓研究生在宿舍内自尽。这些年轻人身体康健、风华正茂,却仿佛对人生再无希望,迫不及待要将人生快进再快进,直至终点。… Read More

花椒的亲戚是桔子

星期五, 五月 2nd, 2014
一说到吃辣,很多人会自然想起川菜。但辣并不是川菜特有的,不说墨西哥、韩国、印度等国各有辣法,中国之内的湖南、江西人吃起辣来,比四川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川菜独有的特色,是麻——麻婆豆腐、麻辣火锅、麻辣香锅、椒麻鸡、怪味胡豆……“麻辣”,麻甚至排在辣之前。如果没有了麻,川菜或许就无法在中国饮食流派中独树一帜了。 花椒Read More

鸟类阴谋家:叉尾卷尾的骗术世界

星期四, 五月 1st, 2014
近日,来自南非开普敦大学的汤姆·福劳尔就向我们展示了这些动物欺诈者中的翘楚——来自非洲的叉尾卷尾(Dicrurus adsimilis)施行骗术的灵活手段,相关文章发表在最新一期的《科学》(Science)上。 福劳尔在非洲卡拉哈里沙漠对64只野生的叉尾卷尾的日常行为进行持续观察。面对福劳尔的强势围观,叉尾卷尾们不以为意,淡定地开始了一天的活动。 它们每天用四分之一的时间来进行准备工作——跟随潜在的忽悠对象。我们姑且以斑鸫鹛(Turdoides bicolor)为例。在这段时间里,叉尾卷尾以雷锋般的光辉形象出场:当它们发现敌情时,会忠实地报警,而且不求索取。被跟随的斑鸫鹛“窃听”了叉尾卷尾的信号,并借此逃避天敌。久而久之,斑鸫鹛逐渐习惯了听叉尾卷尾的“警报号令”,降低了自己的警戒性,并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寻觅食物中,给了“忠实伙伴”叉尾卷尾一个玩弄自己的机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