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4

那些关于小龙虾的传言

星期六, 四月 12th, 2014
​又到了吃小龙虾的季节,你是否还对这种美食存有顾虑?小龙虾都长在污水里,重金属超标,外国人从来不吃?本文将为你一一分析那些有关小龙虾的传言。 小龙虾 小龙虾到底是什么?是虫子吗? 小龙虾的真名叫“克氏原螯虾”,学名叫Procambarus clarkii,是一种如假包换的淡水虾。它和龙虾有亲戚关系,分类学上它们都是“十足目”,龙虾是龙虾科、正螯虾科或拟螯虾科,而我们吃的小龙虾则是蝲蛄科(所以在我国北方一些地区它被直接称为“蝲蛄”)。… Read More

美队、冬兵和林蛙

星期五, 四月 11th, 2014
美队虽然战功卓著,但是没有超自然的力量。和所有漫画超级英雄一样,过去几十年里它的起源故事也被反复修改订正重写过。漫威电影工作室使用的美队背景故事,很大程度上是受到漫威“终极宇宙”的故事线影响。 在“终极宇宙”里,美国军方使用阿伯拉罕·艾斯坎博士在“超级士兵血清”和“活力射线”实验中调配的药物鸡尾酒,把体格孱弱、应征新兵被拒的史蒂夫·罗杰斯变成了人类的“完美”形态,也就是美队。美队还有一个副手巴奇·巴恩斯,所有人都以为他在二战期间已经牺牲了。… Read More

让蟑螂娘更性感

星期四, 四月 10th, 2014
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社交互动(机械性刺激蟑螂的触须)会促进蟑螂生殖系统的发育。 研究中用到的蟑螂品种为德国小蠊(Blattella germanica)。实验中,对照组的德国小蠊成对饲养,受到来自同类雌性蟑螂的刺激,而实验组的德国小蠊则会受到3种不同的机械性刺激: 雌性美国大蠊触须的刺激(美国大蠊身体被固定,只有触须露出来,其中一部分美国大蠊的触须经过改造,无法对触碰作出回应); 人造蟑螂须的刺激(蟑螂须由马达带动,按照顺时针方向以不同速度旋转); 完全没有刺激。… Read More

蜜蜂为啥单恋一枝花

星期三, 四月 9th, 2014
仲春时节,大地终于从冬日的萧索中完全醒了过来,到处都是缤纷的花朵,空气中都弥漫着馥郁的气息。在姹紫嫣红之间,辛勤的蜜蜂工人在忙碌着,同学们都知道它们是在吸花蜜,采花粉。面对繁花似锦的大地,唾手可得的花粉花蜜,蜜蜂们当然是忙得不亦乐乎,似乎要把所有的食物都搬回家。等等!事情似乎并不是这样。如果我们细心观察一只蜜蜂的活动,就会发现,如果碰到柑橘和咖啡花朵,他们就会对其他植物的花朵熟视无睹,仿佛着魔一般,这又是为什么呢? Read More

练出来的才是最强大脑

星期二, 四月 8th, 2014
像素眼郑才千、魔方男神贾立平,盲填数独孙彻然,超级记忆者刘宏志和黄金东……随着《最强大脑》收视率攀升,各种讨论也越发热烈。有人列出了参赛者从前接受的训练后问,这种练出来的,算得上最强大脑吗? 最强大脑 事实上,通过训练得到的天才更值得赞许和效仿。最强大脑是靠练出来的,不是靠生出来的。 对于天赋向来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一是认为天赋生来相对固定、难以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有“顺其自然”;… Read More

X椒,辣么的爱你到底为什么

星期一, 四月 7th, 2014
春光大好的周六下午,谈谈这样美好的话题,主持人庄小哥是位江西妹子,上来就谈起自己的嗜辣经历,从小在学校以【吃辣王】的美名远洋,还有同学专门拿来特级辣椒来挑战,众人纷纷败下阵来,只有小哥从头吃到尾,津津有味。即使是被逼着喂中药的情况下,依然不断辣,这可是女中豪杰,嗜辣如命的典范。(ps: 有不服者,来战!)

X椒Read More

一心不可二用

星期日, 四月 6th, 2014
你上了火车,找到座位,打开了你最喜欢的作家的最新畅销书。你对面的夫妇正在聊天,司机提醒火车将稍许晚点,但你仍全神贯注地读书,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声音。事实上,你对周围的任何事物几乎都已经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了,甚至没注意到火车已经快要到达你的目的地。当你快读完一段内容,抬起头来看一眼时,火车已经渐渐驶离了你准备下车的车站。 一心不可二用Read More

杜绝MH370事故再现

星期六, 四月 5th, 2014
全世界都被马来西亚航空MH370的命运所牵动。在失联整整一个月之后,似乎已经越来越确定,这架航班很可能坠毁在了茫茫的南印度洋之中。但是,在现今这个时时刻刻都有监控的时代,我们怎么会弄丢了一架飞机?对于航班的追踪和监测,又有哪些地方需要进一步改进呢? MH370 大洋之上的航班追踪 MH370无法用GPS追踪定位,这件事令人震惊。这场意外很可能推动联合国的国际民航组织(ICAO)作出规定,飞越大洋的航班必须强制开启追踪定位装置。卫星公司已经在向航班出售闲置的卫星带宽,以便航班能够在飞行过程中提供联网服务。失联的MH370航班有一根卫星天线,但并没有用它来传输技术数据。不过,发射器每隔一个小时便与Inmarsat公司的卫星进行一次通讯握手,这些无线电脉冲信号已经被用于确定失联航班的大致飞行路线。通讯握手的同时也可以传输位置数据,费用不过是每小时1美元。其他飞行途中的娱乐及联网服务提供商,也同样可以发送追踪信号:比如松下公司就能提供带宽,也能提供数据通信握手服务。铱星公司也将发射66颗新的卫星,从2017年起可以通过一个名为Aireon的服务,提供不间断的飞机定位数据服务。… Read More

西方植物毒药史

星期五, 四月 4th, 2014
众所期待的《权力的游戏》第四季已经上映。这部被架空史诗大作中,充满了权谋之争与阴谋诡计,在这一季当中,就有一个角色要被冷(xǐ)酷(wén)残(lè)忍(jiàn)地毒死。 说到下毒,大家可能首先会想到砒霜,但在下毒界,它只能算是“后起之秀”。《权力的游戏》的历史蓝本是中古时期的欧洲,在那个时期,植物至少占据了毒药界的半壁江山。 先贤之死——“毒堇”释疑 古代欧洲被毒死的人中,最著名的一个莫过于苏格拉底。在柏拉图的描述中,苏格拉底在行刑之时,毫无畏惧的饮下一杯由“毒堇”制成的毒药,然后毒性从腿部开始发作,逐渐向上蔓延,当毒性到达胸口之时,这一颗伟大的心脏便停止了跳动。… Read More

病媒传染病,你了解多少?

星期四, 四月 3rd, 2014
4月7日是国际卫生组织设立的世界卫生日,每年的这个时候,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卫生部门都会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统一倡导下开展一系列卫生知识普及活动,这一盛大的全球科普行动所关注的主题往往都是国际社会的重要公共卫生问题。今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小小叮咬危害大”的口号,并将世界卫生日的主题定为“预防病媒传播的疾病”。 什么是病媒传播的疾病? “病媒”是指能够在人类间或者动物和人类间传播病原体的媒介生物,由媒介生物为载体传播的疾病在人类传染病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据估计,病媒传染病占人类全部传染病的17%以上,每年有十亿多人感染病媒传播的疾病,其中约有100多万人死亡。… Read More

被蜜蜂螫哪里最疼!

星期三, 四月 2nd, 2014
事情的起因要从一只蜜蜂飞进了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的短裤、并在他的睾丸上叮了一下开始。 史密斯是康奈尔大学研究蜜蜂行为与进化的研究生。在这个领域搞研究,少不了被蜜蜂叮。他说:“如果你穿着短裤和进行蜜蜂研究,蜜蜂飞进短裤是常有的事儿。不过令我惊讶的是,叮在睾丸上居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 这次经历让他开始思考:人身上哪儿被蜜蜂叮了最疼呢? 疼痛地图Read More

当杨树邂逅当归

星期二, 四月 1st, 2014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人类对化石燃料的开发和利用极大地推动了社会的发展。但由于面临能源需求持续增长、原油价格不断上涨以及化石燃料的使用导致的全球温室效应等重大问题,开发可再生、可持续的生物能源迫在眉睫。 在遇到能源危机和提出生物能源利用的概念以前,人类使用植物纤维素已有上万年的历史了,我们使用它制作衣物、制造纸张和饲养牲畜。现在,科学家再次将目光聚集在纤维素上——这种自然界中含量最多的多糖有望为解决能源问题贡献力量。日前,一项由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生物化学系教授约翰·拉尔夫(Joh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