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14

云南白药含草乌?

星期一, 三月 31st, 2014
近日,云南白药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规定修改了药品说明书,正式宣布配方中含有制草乌成分,由此引发热议。使用草乌有多大风险?我们有必要承担它吗? 草乌是什么? 中药中的草乌是毛茛科植物北乌头(Aconitum kusnezoffii Reichb.)的干燥块根,与乌头、附子一样,生草乌含有乌头碱、新乌头碱、次乌头碱一类的生物碱成分。这类成分具有很大的毒性,口服乌头碱几毫克即可致命。中毒时可出现麻痹、心率失常、低血压、呼吸困难等表现。

Read More

外星生命的家园未必就像地球

星期日, 三月 30th, 2014
“Eppur si muove”——“但是它确实在动”。据说,伽利略在1633年被判为异端后如是说,这也许是科学史上最著名的一名话还击。利用自己新发明的望远镜,伽利略看到了许多有悖于宇宙万物都在围绕地球转动的现象,例如围绕木星转动的卫星以及因阳光照射角度变化而导致的金星盈亏——如果金星围绕地球转,就不可能出现这一现象。所有这一切使得伽利略引领了哥白尼革命,后者提出这样一个“新观点”:包括地球在内的所有行星都在围绕太阳公转。 差不多4个世纪之后,我们又处在了另一场对宇宙认识革命的风口浪尖之上。我们现在已经发现了近2000颗围绕其他恒星公转的行星。来自美国宇航局开普勒空间望远镜等观测设备的海量信息,再加上对行星以及恒星系统运转机制的进一步认识,都在迫使我们重新思考另一个地心观点——… Read More

一只魔龙一张嘴,几条胳膊几条腿?

星期六, 三月 29th, 2014
“真龙”、“次龙”、“鸟龙”和“蛇龙” 魔龙 被我们通称为“西方龙”的东西,其实在英文中有很多对应的词。我们最熟悉的词是dragon,这个拼写属于古法语,上可追溯到拉丁文Draco、希腊文δράκων(drákōn)。这个希腊文的本意是“凝视者”,可能指的是这种怪兽有致人死地的目光——这种目光通常和众蛇之君Basiliskos联系在一起。… Read More

以白为美,哪怕是病

星期五, 三月 28th, 2014
在哺乳类和鸟类中,大约每一万至两万个幼兽幼鸟中便会有一例白化病。其最显著的特征是眼睛。由于缺乏黑色素,眼睛往往呈现红色。 根据美国全国白化病和色素减少症患者协会(NOAH)的统计,从1960年至2006年,共有68部影片中出现了对白化病人的污蔑和扭曲。 白色是最“单纯”的颜色,一直深得各种文化背景的人们的喜爱。对那些白色的动物,人们也是钟爱有加———各种医学和生物学实验室常用的大白鼠和小白鼠、温柔可人的大白兔、象征和平的白鸽、象征纯洁的白羊羔、英俊王子胯下的白马等等,数不胜数。… Read More

纠结概念:樱桃和樱花

星期四, 三月 27th, 2014
看到樱花的同学常常提出的一个问题便是,“这些樱花以后会结果吗?结的果是不是樱桃?” 樱桃 樱花谢了结樱桃,听起来就像桃花谢了结桃子,苹果花谢了结苹果那样天经地义,其实我们印象中的樱桃,就是市场上那些个儿大红得诱人的,鲜艳欲滴的,是欧洲甜樱桃(Prunus avium),而我们通常见到的樱花,在花谢了之后,只能结出个子小小的不起眼的果实,常常还没到成熟就被造访的灰喜鹊和斑鸠给吃了,难得少量成熟的,看过去也就比米粒大一点,摘下一点尝尝,又酸又涩。这可奇怪了,难道樱花和樱桃不是同一种植物吗?… Read More

韩国”被申遗”

星期三, 三月 26th, 2014
有报道称韩国计划将火炕申报世界遗产,联系近年来韩国多起"申遗事件",国内网民纷纷吐槽东北土炕也要被韩国抢走了。实际上,国内流传的有关韩国的各种"申遗事件"全都经过中国人重新包装,要么完全是子虚乌有,要么带有事实偏差的误导性 "被火炕":韩国计划申请的是具有朝鲜民居特色的“温突”系统,与东北暖炕确有区别 事件经过:近日,国内媒体又传出,韩国国土海洋部拟将暖炕技术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并称韩媒体担心,拥有火炕生产技术的中国可能成为韩国申遗的主要障碍,为抢先机必须加快进程。于是网友开始吐槽东北常见的土炕也要被韩国抢走了。… Read More

加速时代的学习:比一万小时更快

星期二, 三月 25th, 2014
Malcolm Gladwell在《异类》一书中提到,一个人如果想要在一个领域内成为大师级人物,必须投入至少一万个小时。这也是著名的一万小时理论。

加速时代的学习

最早提出这个理论的人名叫Anders Ericsson,德国心理学家。他对各领域的卓越人士做了细致的统计,发现他们均花了不少于十年的时间从菜鸟走向卓越。即便是最天才的人士,其刻意练习的时间也无一例外地大过一万小时。… Read More

少壮不忘事,老大不失智

星期一, 三月 24th, 2014
我们那两斤半的大脑里,有着千亿个神经元,每个神经元又有着上千个跟其他神经元“握手”的突触。不过,“脑子不够用”依然是全民共有的抱怨。去年,Zip大叔靠着一首“我的钥匙在哪?我的手机在哪?(Where’s My Keys? Where’s My Phone?)”在英国达人秀一炮而红。令人懊恼的健忘就这样催生了一首万人传唱的神曲。 我们的记忆存储在活生生的神经元里,正因如此,记忆不是白纸黑字的日记,而是口口相传的故事,每一次回忆好比一次诉说,而每一次诉说,难免会悄然改写一点细节。一次次地,伴随着神经递质释放,伴随着神经元激活,有些突触被强化,有些突触被削弱,“神经连接组”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而一段段被修改得不复当初的神经回路,就承载着一个个面目全非的记忆。… Read More

小行星也有光环

星期日, 三月 23rd, 2014
光环,是一种很难发现的现象。在1977年以前,天文学家还认为,太阳系里只有一个天体拥有光环,那就是土星。而在不久以前,人们已知拥有光环的太阳系天体,也仅限于土星、木星、天王星和海王星这4颗比地球还大的行星。现在,天文学家又发现了一颗新的带环天体,不是一颗行星,而是一颗小行星——直径250千米的10199号小行星女凯龙星(Chariklo)。 巴西国家天文台的费利佩·布拉加-里瓦斯(Felipe Braga-Ribas)领导了这一发现,他说:“我们当时并不是为了要寻找光环,我们也没觉得像女凯龙星这么小的天体能够拥有光环,所以这个发现,以及我们在这个系统中看到的大量细节,完全是意外的惊喜。”… Read More

引力波是如何从理论中发现的?

星期六, 三月 22nd, 2014
1932年,爱因斯坦离开了欧洲,去了新泽西州新建成的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路上他在牛津大学做了短暂的停留,并在基督教堂学院做了个研究报告。远离了危机重重的中欧,他重新开始考虑求解他的方程组。1935年,他得到了一个年轻的研究助理纳森·罗森(Nathan Rosen,1909~1995)的帮助,帮他进行数学计算。在随后的两年里,罗森和爱因斯坦合作撰写了许多理论物理学领域中的著名论文。1936年,爱因斯坦和罗森发现了爱因斯坦方程组的一类新的解。它描述了一个膨胀的圆柱状宇宙,因此所有的事情在随时间变化的同时,也沿着空间中的某一个方向变化。这种形状简化了纷繁复杂的爱因斯坦方程组,使人们得以找到一个精确解。这种宇宙有一个令人惊诧的新特点,这是以前从爱因斯坦方程组找到的其他宇宙模型中从来没有过的。这种宇宙的空间中传播着一种波,所到之处的空间几何纷纷掀起涟漪。这有点像给卡斯纳的宇宙(在不同方向上以不同的速率膨胀)增添了一些波,它们从对称轴向外传播,就像一筒厨房卷纸松开的时候向外一层层地脱去。… Read More

小红猪为什么睡不好?从进化讲起

星期五, 三月 21st, 2014
为什么晚上总是睡不好?个中缘由在于,你可能从一开始就没弄懂到底是什么在催你入眠。 不管实际感觉如何,睡眠可不是什么能靠你的意志力随意启动的玩意。其实环境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在细胞水平上操纵着你体内的睡眠开关。 睡眠有个神奇的特点,那就是我们大多数人总是在每天晚上相同的时间感受到来自睡魔的召唤。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睡眠的启动部分依赖于你大脑内的一个时钟,这个时钟能够追踪记录地球的昼夜更替,而这个星球上的其他生物,从细菌和植物,到鱼类、昆虫和哺乳动物,都具有这样的能力。… Read More

阿氏夜猴,绝对不出轨

星期四, 三月 20th, 2014
在动物界,单配偶制(一夫一妻制)是十分稀罕的。那些看起来“忠贞不渝”的动物,在“亲子鉴定”面前也现了原形——“婚外情”在动物界可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不过,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者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发现,阿氏夜猴(Aotus azarae)堪称“忠贞不渝”的典范。研究中对17对夜猴的后代进行了亲子鉴定,没有发现“偷情”的现象——照顾小夜猴的夜猴双亲就是小夜猴的生物学父母。相关研究结果将发表在《皇家学会学报B:生物科学》(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上。… Read More

波利尼西亚人最早到达南美洲?

星期三, 三月 19th, 2014
波利尼西亚人在哥伦布之前率先到达了南美洲吗?对太平洋地区挖掘出土的鸡骨骼的远古DNA的分析结果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鸡 人类进行迁徙时会带上鸡。鸡的遗传标记反过来能够帮助人们推测人类的迁徙过程。 一项由阿德莱德大学澳大利亚古DNA研究中心(ACAD)领导的研究表明,此前声称早期波利尼西亚人与南美洲存在联系的观点,很可能是基于被污染的实验结果作出的论断。相反,这项新的研究已经确认并追踪到了原始波利尼西亚鸡的独特的遗传标记,而这个遗传标记目前只在太平洋和东南亚岛屿发现。论文日前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 Read More

宇宙学研究上演“龟兔赛跑”

星期二, 三月 18th, 2014
一段科学竞赛的散文 在距离地球150万千米的空旷寒冷的太空,有一个质点。如果我们将它放大,那是一颗人类发射的航天器。它的角状天线中藏有74个辐射计,全部指向宇宙最深处,背对着地球和太阳。这是欧洲空间局5年前发射的最先进的航天器——“普朗克”(Planck)——已在两年多前完成了主要观测计划,数据已经传回地面。 事实上,经过既紧张又放松的分析和计算,200多位科学家已于2013年3月完成了对一半数据的科学解读,发表了31篇论文。他们的结果让全球天文学家和宇宙学家处于兴奋之中。可是……他们对剩余的一半数据的重视不够,让他们错失了本世纪最重要宇宙发现的首次发明权。… Read More

海洋蒸气机从科幻走向现实

星期一, 三月 17th, 2014
如果说,有哪种能源配得上“蒸汽朋克”的名号,那就非海水温差发电莫属了。维多利亚时代的科幻?没错:早在1870年,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就在《海底两万里》中构想过这种可能。19世纪前后的机械技术?没错。后启示录未来可再生能源的有力候选?这一条不妨也打上个勾。 海洋蒸气机 人们显然曾经对这一技术寄望过高。理论上来讲,海水温差发电(OTEC)在任何年份内,都能够提供相当于全世界需求4000倍的能量,而且不会产生污染和温室气体。然而在现实中,这项技术因为难以实现而久被搁置。… Read More

南极苔藓:千年等一回

星期日, 三月 16th, 2014
被冰封一千五百多年之后的植物还能再发芽吗?英国南极调查局和雷丁大学的研究者们会告诉你,南极的一种齿藓(Chorisodontium aciphyllum)真的能做到。他们的这项研究日前发表在《当代生物学》上,这进一步表明了南极永冻层下苔藓库的潜力。果壳网就此对文章的通讯作者皮特·康维(Peter Convey)进行了专访。 研究者们在南极海洋气候区的西格尼岛永冻层钻取了苔藓泥炭核样本,并进行了分析。 “(地点)选择是出于可行性的考虑,因为西格尼岛的植被及其普通生物学特征从上世纪50年代就有人研究,所以我们对此很了解,”在被问及选择该地点的原因时,康维教授告诉果壳网,“这里的植被虽然比南极的标准要旺盛,但确实很典型,是目前所了解的南极海洋气候区(即南极半岛和它附近关联的岛和群岛)的代表。它的植被类型非常类似于,比方说,中国长城站附近的乔治王岛。”… Read More

宇宙背景微光中寻获引力波印迹!

星期六, 三月 15th, 2014
大爆炸余热 大爆炸余热——宇宙微波背景辐射中,由引力波产生的B模式极化信号(图中的卷曲形状)。据说,这是宇宙诞生的最初一瞬间发生过暴涨的首个直接观测证据。图片来源:哈佛-史密松天体物理中心 北京时间3月18日凌晨,美国哈佛-史密松天体物理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一项重大发现:他们在宇宙微波背景辐射中找到了由引力波留下的B模式极化信号。这一发现堪称宇宙学研究的“圣杯”,被誉为是“观测宇宙学又一个划时代的发现”。那么,这一发现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有着什么样的意义呢?来看看天文学家Phil…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