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14

健康炸土豆

星期三, 二月 12th, 2014
差不多在世界各地,土豆都是常见的食物。在各种吃法中,油炸大概是别具吸引力的。在四川一带,婚丧嫁娶的宴席上,先要上一轮零食或者冷盘。在我小的时候,炸虾片一度很流行,可以算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冷盘。后来乡亲们发现,炸土豆片其实也不错,需要节省开销的人家也就用它来代替了。在夏天,把土豆切成薄片,用开水烫一下,然后放在太阳下晒干。不用冷藏,不用防腐剂,也可以长期保存。等到要办宴席的时候,拿出来用油一炸,洒点白糖,也就可以上席了。 Read More

大麻的罪与非罪,美国模式VS荷兰模式

星期二, 二月 11th, 2014
中国春晚余音未尽之际,美国版春晚——超级碗(Super Bowl,即国家橄榄球联盟年度冠军赛)——又盛装登场。在精彩赛事进行的间隙,细心的电视观众或许会注意到一则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商品广告。广告煽情地表现了科罗拉多人永不满足的优秀特质后,赫然宣称该州出产的大麻具有同样的品质,更令人吃惊的是,广告中还掠过了几帧电影《盗梦空间》中大楼反转折叠的场景,来暗示大麻的“神奇草”之效。 Read More

防止21-三体综合征的基金会为何阻挠病因发现者受奖?

星期一, 二月 10th, 2014
2014年1月31日,第七届人类医学遗传学大会一项原定的议程——颁奖表彰88岁高龄的玛尔特·戈蒂耶(Marthe Gautier)在发现21-三体综合征中做出的贡献——在外来的压力下被迫取消。这压力来自于意想不到的方向:热罗姆·勒热讷基金会(Jérôme Lejeune Foundation),一个旨在防止21-三体综合征和其他出生缺陷的基因会,且影响力不小。

Marthe GautierRead More

关于吃带血丝鸡腿感染禽流感

星期日, 二月 9th, 2014
近期,媒体曝出一则题为【浙江1名H7N9患者疑吃带血丝炸鸡腿惹祸】的新闻,这则新闻虽然是在描述客观事实,但在叙述和说明上显得非常不专业,这会增加普通大众对于吃禽肉传播禽流感的误解和恐慌。关于吃夹生病禽肉是否会感染禽流感,我想再多说一点: 带血丝鸡腿 (以下“病禽”特指感染了H7N9或者H5N1禽流感病毒的禽类)… Read More

打嗝、放屁,小尴尬有大意义

星期六, 二月 8th, 2014
这是你的身体,或许你会认为它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但是,在它平静的外表之下,潜伏着不羁的本能和冲动,它们挣扎着想要脱逃出来,将你置于窘迫和可笑的境地之中。这些不体面的行为,比如放屁、打嗝、痒痒和哈欠,我们都很熟悉,但它们又是那样的奇怪。尽管这些行为自古就是传说和谜语的来源,科学家却对它们相当忽视。毕竟,这些不光彩的小事如何能体现科学的伟大?我对它们的看法有所不同。别人看到的是禁忌,我看到的却是有待开发的领域,是研究的前沿阵地。于是,我对我们身上的奇怪行为作了一番研究。我的发现可以令我们对自己的身体、心灵,以及作为社会动物的演化,有一个更加深入的认识。… Read More

免疫疗法:治疗肿瘤的“新”利器

星期五, 二月 7th, 2014
2013年12月19日,《科学》杂志评出的年度十大科技进展如期出炉,近年来风头正劲的肿瘤免疫疗法众望所归,力压钙钛矿型太阳能电池、结构生物学指导疫苗设计、迷你器官以及超新星研究等重磅成果拔得头筹。那么,作为一种“古老”而又不断绽放新鲜光彩的疗法,免疫疗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东,对付肿瘤时是否像度娘说的那样神奇呢? Coley毒素 说起免疫,或许很多人都能说道两句,比如人们常会认为,某类食物摄入有助于提高免疫力,经常发烧感冒要归咎于免疫功能的萎靡。这些看法有些提炼自日常生活的经验,有些来源于对免疫学一鳞半爪的了解,其中既有正确的认识,也有谬误的地方。不过,免疫功能赋予机体对抗疾病的能力,这几乎是人所共知的。… Read More

让零食健康起来

星期四, 二月 6th, 2014
从词义上说,“零食”是指在正餐之间吃的小食品。有的人用它来补充能量,这对于孩子甚至很重要。不过更多的人是用它来解馋。不过无论如何,“好吃”总是对零食的首要要求。 在传统上,零食也是以“好吃”作为目标。对于多数人来说,“好吃”意味着好的口感和好的味道。零食的口感,“酥脆”与“绵软”可以算是两大方向。而零食一般需要有一定的保存期,“香气”并不容易保留,“味道”也就成为了依靠。 酥脆的口感来源于食物的低含水量。降低含水量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是油炸。淀粉类的食材经过干燥,再油炸,就得到了薯片一类的零食。或者经过烘烤,诸如饼干之类。淀粉在油炸或者烘烤的高温下发生焦糖化反应,还会释放出特有的香味,更增加了这一类的零食的号召力。不过淀粉除了提供热量,没有多少其他的营养成分,本来就不多的维生素之类还在高温中损失惨重。油炸就更是雪上加霜,一般的油炸食品,含有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油算是常态。… Read More

牛奶激素的标注之争

星期三, 二月 5th, 2014
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人们就发现给奶牛注射生长激素能够提高牛奶产量。但这一发现一直没有得到实际的应用,因为牛生长激素只能从死牛身上得到,在经济上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牛奶激素 几十年后,随着生物技术的发展,通过基因重组技术用细菌来合成蛋白质成了常规手段。孟山都很快成功得到了“重组牛生长激素”,简称rBST或者rBGH。虽然是“重组”的“非天然蛋白”,但是跟天然的牛生长激素并没有不同。… Read More

H7N9:又一场灾变的来临?

星期二, 二月 4th, 2014
2014年1月20日,新年伊始,上海传来坏消息,浦东人民医院一位张姓医生因感染H7N9禽流感,病重不治,最终离世。此事经媒体报道后,顿时引起了广泛关注。从百度指数上看,"禽流感"与"H7N9"这两个关键词的关注度当天即暴升至前一天的3倍,足见一斑。

H7N9的关注度

【H7N9的关注度骤升】

… Read More

“小分子胶原蛋白”真的有用?

星期一, 二月 3rd, 2014
胶原蛋白在世界各地都很火热,尤其是中国,差不多是时尚女性中最具号召力的“圣品”。2013年夏天,科普界批驳胶原蛋白达到了一个高潮,以至于包括央视在内的若干主流媒体也进行了曝光,胶原蛋白产品的人气一度回落。不过,中国从来不乏喜欢幻想与满足别人幻想的人,比如最近林志颖的逆势而为,高调出击。 林志颖已经年近不惑,依然青春依旧,他自称为“逆生长”。他由此开了一个公司,宣称“致力于研究和开发美容保养产品”。他退出最新的产品中,就有一个以“小分子胶原蛋白”为主打原料。在其公司微博上,还用了一张“林博士做研究”的照片为背景,来推介这个“保湿修复饮”。而林志颖的微博则以“我们团队研发岀的新配方,I… Read More

唯有饮者解其味

星期日, 二月 2nd, 2014
夏夜懊热,桔子喝得在椅子上再坐不住,抱着膝盖埋着头坐到了地上,我们在一旁七嘴八舌问:“要海王金樽么?”“要鸡精么?”她摇头,咬字清晰地说,“都是安慰剂”。我们继续绞尽脑汁:“要牛奶么?”“要面包么?”她再度摇头,坚定回答,“那得喝酒前喝才有用。” 事实雄辩地证明,乙醇虽然麻痹了桔子的小脑,但她的大脑绝对还在高速运转。倘若你已喝醉,除了万能的时间外,没什么好办法能帮你“排出酒精,一身轻松”。2005年《英国医学杂志》上一篇研究总结了各种治疗宿醉的“验方”和“解酒药”,结论是要么是安慰剂,要么还不如安慰剂。… Read More

写得了寂寞,吃得了热闹

星期六, 二月 1st, 2014
植物学是门绝学,这是我在研究生三年级时才悟到的。 所谓绝学,就是很少有人学的学问……我5岁的儿子明明痴迷于“植物大战僵尸”,但是也毅然决然地选择将来学动物。哼,植物有什么好玩的? 越寂寞,越要好吃 知道自己学的是偏门加冷门的绝学之后,我反而能静下心来观察身边的植物界了。种子怎么发芽,花朵怎么交换花粉,茎杆和根为什么朝着不同的方向生长——植物变得有生命,它们的私生活变得更纯粹更有趣。我把这些常常被人忽略的故事写了出来,也发表了一些。越积越多之后,故事们在2009年被编进了一本书:《一百种尾巴或一千张叶子》。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书(虽说是合著),我在激动之余更加发奋地在码字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于是有了《新京报》和《南方都市报》的一系列专栏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