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原创’ Category

红毒蛇与魔山的决斗决定小恶魔命运

星期四, 六月 12th, 2014
最近,在《冰与火之歌》中的一个桥段,给各国观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红毒蛇和魔山生死决斗,最终红毒蛇功亏一篑,被魔山反杀,场面堪称暴力美学的典范。 不过,他们为啥要决斗呢?这事关一个严重的指控:面对姐姐瑟曦·兰妮丝特的弑君指控,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选择了“决斗裁判”。红毒蛇出任小恶魔的代理骑士,出战瑟曦的代理骑士魔山。 或许你还会好奇,一场决斗可凭什么以分出是非?这还得从神意审判说起。 Read More

10件著名假古董和买下它们的冤大头

星期日, 五月 11th, 2014
真品路易威登包的拉链扣上会刻有“LV”的标志,但假货上就不会有;并且,路易威登包商标上的字母“O”是圆形的,不是椭圆。这些小细节能让人辨别真伪,但它们往往十分低调——毕竟,高仿路易威登包只是蓬勃发展的A货行业中小小的一员而已。据国际反伪造联盟估计,伪造业的年产值已达到了6000亿美元,约占全球货物贸易的7%。 可以通过细节来辨别路易威登手袋的真假;同样,古董的鉴定也在于观察其细节。不管是在资产拍卖会上和古董店里瞎逛的菜鸟,还是配备了碳-14测试装备满腹经纶的专家,要辨别出假古董都不是件简单的事儿。本文总结了10件著名的伪造品和那些被假货坑了的冤大头不得不说的故事。首先,我们来看看亨利福特博物馆是怎么发现,“普鲁斯特椅”和“大普鲁斯特椅”之间不是仅有一字之差的。… Read More

《银魂》中的神乐是用嘴接住子弹的?

星期四, 三月 13th, 2014
《银魂》讲的是日本解除锁国状态二十余年后的故事。但在这世界中,打破日本锁国之门的并非外国人而是外星人,而幕府也并未就此瓦解。主角田银时虽然曾与桂小太郎及高杉晋助等人一同发动过攘夷之战,但力有未逮,如今时代变迁,为了讨生活只能努力当个只要有委托什么都能干的自由业万事通。 银时虽然过着这种日子,却有位宇宙最强的战斗民族——夜兔族的神乐——来到他身边。虽然乍看之下只是名十来岁的美少女,但一拳能把水泥墙打到龟裂,撞上汽车也全然不当一回事。最可怕的是,连坚固到令人惊讶的银时的木刀,她也能轻松折断。… Read More

写得了寂寞,吃得了热闹

星期六, 二月 1st, 2014
植物学是门绝学,这是我在研究生三年级时才悟到的。 所谓绝学,就是很少有人学的学问……我5岁的儿子明明痴迷于“植物大战僵尸”,但是也毅然决然地选择将来学动物。哼,植物有什么好玩的? 越寂寞,越要好吃 知道自己学的是偏门加冷门的绝学之后,我反而能静下心来观察身边的植物界了。种子怎么发芽,花朵怎么交换花粉,茎杆和根为什么朝着不同的方向生长——植物变得有生命,它们的私生活变得更纯粹更有趣。我把这些常常被人忽略的故事写了出来,也发表了一些。越积越多之后,故事们在2009年被编进了一本书:《一百种尾巴或一千张叶子》。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书(虽说是合著),我在激动之余更加发奋地在码字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于是有了《新京报》和《南方都市报》的一系列专栏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