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物’ Category

惨遭屠杀的穿山甲

星期四, 六月 26th, 2014
5月12日,广东珠海边防支队破获一宗特大走私珍稀野生保护动物案,当场查获总重约4吨的走私穿山甲冻体956只,这是近几年来,全国破获的罕见大宗国家保护动物走私案。而就在世界杯开幕后三天的6月16日,香港警方宣布破获一起走私穿山甲鳞片案,查获穿山甲鳞片3.3吨。若按照一公斤鳞片来自于一只穿山甲的话,那么意味着有3000余只穿山甲成为了刀下亡魂。 那么,穿山甲到底是什么动物,为什么它们会如此惨遭屠杀?这是一个由无知所编织成的悲伤故事。 穿山甲之名 穿山甲,顾名思义,能“穿山”之“甲”。这个名称反映了穿山甲的两个主要特征:善打洞,披鳞甲。… Read More

世界屋脊上的雌牦牛聚会

星期三, 六月 25th, 2014
人类很难明白野生牦牛跑那么高的地方做什么。这种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珍稀有蹄类动物并不太容易被发现,而当科学家们设法追踪到了它们时,他们观察到一大群牦牛“姑娘”在集体活动——其中完全没有雄性参与。虽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但雌性牦牛聚会时所偏好的栖居地,比雄性牦牛活动的地点海拔更高,地势也更陡峭。

Read More

汪星人也会眉目传情

星期二, 六月 24th, 2014
大家都知道,犬科动物如狼、狐狸还有狗都是社会性很强的动物。过去,科学家对于它们摇尾、刨地和吠叫这些交流方式研究得较多,而最新研究发现,犬科动物还可能通过眼神来互相传递信号。研究论文于6月11日发表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上。 一个日本的研究团队在观察了几乎所有犬科动物的照片后发现,社会性较强或是有合作狩猎行为的动物的眼睛更容易被观察到。之后他们又观察了其中一些犬科动物在动物园里相互交流的情况,结果发现,那些眼睛更明显的犬科动物社会性也更强。… Read More

世界杯球场上的草

星期六, 六月 21st, 2014
哪些生物最讨厌世界杯?我猜大概是世界杯赛场上的球场草。好不容易从地上冒出了头,正在茁壮地成长,就要被二十多个人疯狂地踩来踩去。之后很可能连结种子的机会都没有,就一命呜呼了。但是,世界杯又是球场草最荣耀的时刻。我们这些研究草坪草的人经常说,草地不让人踩不让人躺那种来干嘛? 世界杯球场上的草Read More

棕熊:既会咬,也会“咬”

星期五, 六月 20th, 2014
短鼻果蝠间会给对方口交的事儿估计大家都不新鲜了。而最近有研究发现,棕熊也会这样“愉快地”玩耍。 其实这不是研究者第一次观察到棕熊间口交了。此前,研究者和动物园管理员已经在不少圈养的熊中观察到了这个现象,但这些熊的饲养条件都不太好,导致熊熊们精神生活比较匮乏。所以在之前观察到的案例中,口交或许是因为压力大而不是为了愉悦。但是这一次,研究者们观察到了“第一例在适当饲养条件下,棕熊间长时间、反复发生的口交行为”,研究论文已发表于《动物园生物学》(Zoo… Read More

捕鱼蛛:退而结网,不如临渊吃鱼

星期四, 六月 19th, 2014
长久以来,人们对蜘蛛的印象往往都是“四两拨千斤”——精心织网、耐心守候,机智的蜘蛛足不出户,便可让冒冒失失的飞虫变成一顿美餐。然而事实上,大自然中还生活着一类蜘蛛,它们并不满足于守株待兔的被动方式,而是狼奔豕突亲力亲为。它们不满足于以昆虫为食,鱼类才是它们的佳肴。在最新一期的《PLoS ONE》上,瑞士巴塞尔大学的马丁·尼福勒(Martin Nyffeler)和西澳大利亚大学的布拉德利·蒲塞(Bradley J. Pusey)展示了“捕鱼蛛”的精彩世界。 尼福勒和蒲塞对目前人类已经发现的“捕鱼蛛”做了总结回顾。目前,具有逆天捕鱼能力的蜘蛛大多数都属于盗蛛科(Pisauridae),也有少部分来源于栉足蛛科(Ctenidae)、行蛛科(Trechaleidae)、狼蛛科(Lycosidae)、光盔蛛科(Liocranidae)等。它们混迹于除了南极洲外的所有大洲,主要活动于低纬度地区(南北纬40°之间),行踪遍及美国、巴西、厄瓜多尔、科特迪瓦、澳大利亚等地(少年们世界杯小组赛踢得不错啊)。中国亦有过“捕鱼蛛”相关报道。… Read More

我们身边的“外星”生物

星期五, 六月 13th, 2014
人类只是最近才刚刚了解到地球上的一些生命形式有多么得“坚强”,足以应对恶劣太空环境的它们也许和外星生命极为相似…… 20世纪50年代中期,美国俄勒冈农业实验室的科学家进行了一项实验,想看看伽马射线(γ射线)是否能对食品罐头灭菌。γ射线是一种高能电磁辐射,具有极强的穿透能力和对细胞的杀伤力。科学家的想法是,如果你能通过适当剂量的辐射杀死密封罐头中的所有细菌,那么罐头食品的保质期就会变得更长。 但意料之外的情况却引起了科学家们的注意。按理说,一个受到过超高剂量γ射线照射的肉罐头,其中所有已知的生命形式都应该被杀死了,但它却依然变质了。地球上究竟有什么东西能抵挡住这样的打击呢?… Read More

人类杀物种的效率是自然界的1000倍

星期一, 六月 9th, 2014
先说坏消息。人类造成物种灭绝的速率是自然因素的1000倍——落在早先估计范围里最高的那头。而且,我们仍不知道我们要丢多少物种才会完蛋。 再说一个好消息。只要有智能手机,你就可以帮助动物保护人士来保护它们。 这项关于全球物种灭绝速率的新的估计数据出自斯图尔特•皮姆(Stuart Pimm)和他的同事们,他们来自北卡罗莱纳州杜汉姆市的杜克大学。早在1995年,皮姆就曾估计,人类活动造成物种灭绝的速率是环境背景绝灭速率的100到1000倍(Science, doi.org/fq2sfs)——事实上,皮姆当年的研究既低估了物种目前消失的速率,也同时高估了在过去一千万年到两千万年中环境因素造成物种灭绝的“背景速率”。而如今这项发表在《科学》上的新研究把这个数值定在了范围的上限(Science,… Read More

养大一只小海獭要多少能量?

星期日, 六月 8th, 2014
虽然我们每次看见海獭,都会发现它们在梳(è)理(yì)毛(mài)发(méng),但这只是一个表象。海獭们其实是不折不扣的大吃货,成年海獭每天的摄食物量可达体重的四分之一。当然这和他们极高的代谢率相关——毕竟作为最小的海生哺乳动物,哪怕仅仅是简单的保持体温,也需要消耗掉大量的能量。理所当然的,海獭妈妈消耗的能量会更多,但在数据被测量出来之前,大家或许都没有意识到海獭妈妈把海獭宝宝拉扯大究竟有多辛苦。 Read More

猩红王蛇 你已离去

星期六, 六月 7th, 2014
在南北卡罗莱纳州,松树和橡木丛生的沙山(Sandhills)森林里,生活着一种叫做猩红王蛇(Lampropeltis elapsoides)的无毒蛇。这种蛇会在外表上会拟态该地区的一种有毒蛇类,珊瑚蛇(Micrurus fulvius)。通过这种方法,猩红王蛇可以蒙骗他们的捕食者,比如红尾鹰。猩红王蛇的身上的条纹和珊瑚蛇非常相似,人们还特意编了一个顺口溜来区分它们:“红配黑,请放心;红配黄,杀人狂。” Read More

五毒,真毒

星期三, 六月 4th, 2014
五毒饼上最常见的“五毒”花纹是蜈蚣、蛇、蝎子、壁虎和蟾蜍,但是传说中的“五毒”也有把蝎子或者壁虎换成蜘蛛的版本,而在清朝吕种玉所著《言鲭·谷雨五毒》中,所记载的五毒又是“蜈蚣、蝎子、蛇虺、蜂、蜮”。那么,这些不同版本的五毒究竟都毒在何处呢?我们来一看究竟吧! 蜈蚣 出现频率:★★★ 危险系数:★★★ 在所有版本的“五毒”中蜈蚣都有“中标”,看来“蜈蚣是毒虫”是人们的共识。的确,哪怕初次见到蜈蚣的人,都会被它那修长多足的异类身形吓一跳,而小时候“蜈蚣精”吸人脑髓的传说也应该给我们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Read More

帝王斑蝶的种群衰退

星期五, 五月 30th, 2014
黑脉金斑蝶(Danaus plexippus)也叫帝王斑蝶,是全球最著名的蝴蝶之一。随着生境的恶化,这种蝴蝶的种群数量一直在减少,在IUCN红色名录中,这个物种已被评为近危(NT)级别。过去我们一直认为这是墨西哥人的过错,但是今天发表在《动物生态学杂志》(Journal of Animal Ecology)上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人才是罪魁祸首。 黑脉金斑蝶Read More

红领巧织雀的择偶观

星期四, 五月 22nd, 2014
像像其他巧织雀(Euplectes spp.)一样,生活在南部非洲的红领巧织雀(E. ardens)也是一种行一夫多妻制的鸟类。鸟类的择偶向来都不简单,这次要介绍它们,纯粹是因为它们的择偶观格外纠结一些。 首先还得从羽毛说起。在非繁殖期,无论雌雄,红领巧织雀都具有相同的浅褐色。但在繁殖期,雄鸟会换上特别华丽的礼服——婚装包括一身乌黑锃亮的羽毛、超长尾羽和一个由类胡萝卜素染成橙红色的领圈。

Read More

海龟保育:一项任重而道远的工程

星期三, 五月 21st, 2014
世界上现存海龟仅有 2 科 6 属 7 种,分别是海龟科(Cheloniidae)的赤蠵(xī)龟(Caretta caretta)、绿蠵龟(Chelonia mydas)、肯氏丽龟(Lepidochelys kempii)、太平洋丽龟(Lepidochelys olivacea)、玳瑁(Eretmochelys imbricata)、平背龟(Natator depressus)和棱皮龟科(Dermochelyidae)的棱皮龟(Dermochelys coriacea)。这些海龟主要分布在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的海域。除了肯氏丽龟和平背龟外,余下的2科5属5种在我国均有分布。 海龟是高度洄游的海洋动物,即洄游于它们的出生地和觅食地之间,当中覆盖广阔的海域。海龟每年需要旅行几千公里,穿越国界,而在这些海域中广泛分布对它们致命的威胁,诸如渔业捕捞、海龟卵挖掘、产卵地破坏、海洋污染、气候变化等等。这些威胁当中,渔业捕捞是最为严重的,它是全球海龟数量骤减的主要原因。由于人类的误捕滥杀,对海龟卵的挖掘,对沙滩的开发建设以及旅游业带来的光污染,使得海龟的生存受到极大的威胁,种群数量逐年减少,处于濒临灭绝的境地。在中国分布的这五种海龟里面,棱皮龟和太平洋丽龟在IUCN红色名录上的评级是VU(易危)级别,赤蠵龟和绿蠵龟属EN(濒危)级别,玳瑁属CR(极危)级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中,所有中国海域分布的海龟都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中,所有的海龟均被列为附录I物种。… Read More

几维鸟“飞”到新西兰?扭曲的“平胸”鸟类进化史

星期六, 五月 17th, 2014
说到“平胸”,这估计是妹子们最不喜欢的一个词了。不过在鸟类世界,有一大类鸟类不得不带着“平胸”的头衔招摇过市,这就是地球上一大类古老的鸟类——平胸总目(Ratitea)鸟类。当然,为了“避免歧视”,科学家们也用这些鸟类颚骨的共同特征命名这些鸟类,称其为古颚总目(Paleognathae)。5月23日在《自然》上发表的一篇论文重新梳理了该类群鸟类之间的关系,其中有一些结论令人耳目一新。 “平胸”家族都有哪些成员? 之所以以“平胸”相称,是因为这一类鸟类的胸骨缺乏突起的龙骨突,因此使得胸大肌缺乏足够的附着面,因此这些鸟类都无法飞行。不过,作为丧失飞行能力的补偿,这些鸟类成为了地球上体型最大的一类鸟——没错,我们看到的非洲鸵鸟(Struthio… Read More

“菩提子”是神马?

星期一, 五月 12th, 2014
现在文玩市场上门槛最低销售最多的产品莫过于各种菩提子了,随便找一家文玩市场和商铺进去看看基本都能看见大小形状各异的疑似植物器官的东西被冠以“某某菩提子”之名。 露兜树与血莲花菩提 对于这些菩提子最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这是不是菩提树的种子?答案是否定的,菩提树Ficus religiosa是桑科榕属的植物,开花为隐头花序,果实为聚花果,形状和结构类似我们吃的无花果,它全身上下是长不出来各种菩提子的。而市场上的那些菩提子,其实是许多种植物的果实或种子。菩提子这个概念起源于佛教,但从商业角度来说,任何植物的坚硬小型球形器官都可以作为菩提子来把玩。就市场上来说,比较常见的菩提子主要还是下面几种。… Read More

齐云山的肉食龙脚印

星期五, 五月 9th, 2014
2014年5月6日,我们撰文系统描述了安徽省道教名山齐云山区域的恐龙足迹群,这些距今约7000万年前的足迹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晚白垩世恐龙动物群。这对研究恐龙的演化有着重要的意义。 化石的研究者包括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学者张建平教授、余心起教授、我,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的马丁·洛克利教授,以及北京自然博物馆的李建军研究员等。我们在《白垩纪研究》上撰文描述了这批珍贵的标本。 齐云山是中国四大道教圣地之一,此处道教始于唐代乾元年间,至今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相传,道教著名人物张三丰在齐云山传道,并羽化于此。恐龙足迹化石位于一处叫做小壶天的景点。小壶天是明代修建的一个石坊,石坊的石门呈葫芦形,里面是一个长20米,宽3.3米,高2.5米的石窟,石窟的一侧是悬崖,传说这里是道士飞天成仙的地方。大约60个大大小小的恐龙足迹保存于石窟的顶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