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科学’ Category

糟粕与精华都被拒之门外?

星期三, 十二月 10th, 2014
明明是相当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论文,在投稿时却惨遭专业期刊的拒绝,不少科学家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而现在,有研究者对期刊论文评议进行了更加量化的评估。他们追踪了10年前向医学期刊《内科学年鉴》(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和柳叶刀(The Lancet)投稿的超过1000篇论文的命运,以此来分析论文评审者做出的决定是否正确。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者们采用了论文发表后的引用次数作为质量评价的参数。研究者发现,这三个顶级医学期刊在“去除糟粕”方面表现很好,他们接收的文章普遍质量较高。但是,他们挑选“精华”的眼光似乎却不太准——不少日后的“引用冠军”都曾被他们拒之门外。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今年12月22日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 Read More

黑猩猩的基因与智商

星期四, 七月 10th, 2014
就像人有聪明有笨一样,黑猩猩里也存在着智力上的差别。通过对黑猩猩的认知能力与血统的综合分析,美国研究人员发现它们的智力也是由基因决定的。这项研究发表在今天出版的《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上。 黑猩猩的基因与智商 人类智力与基因之间的关联一直是科学界热烈讨论的话题。早在一个半世纪之前,查尔斯·达尔文的表弟弗朗西斯·高尔顿爵士(Sir… Read More

电影中最荒谬的科学场景

星期一, 六月 16th, 2014
许多孩子可能都是在电影《海底总动员》里才第一次见到珊瑚礁。这样看来,电影工作者们难道不该努力追求准确性吗?对于这部皮克斯电影,在海洋生物学家指出海藻不会在温水中生长后,动画师们大费周章,把所有珊瑚礁场景中的海藻全部去除了。 类似的,要是一个人一生中离天体物理学实验室最近的时候就是在2011年的超级英雄电影《雷神》里看到天体物理学家简·福斯特(娜塔莉·波特曼饰演)时呢?你肯定希望能看到天体物理学实验室里的常见设备,听到波特曼使用一些正确的专业术语,对吧?… Read More

置之死地而后生:冷冻复苏进入临床试验

星期四, 六月 5th, 2014
在1992年的喜剧电影《沉睡野人》(Encino Man)中,两名加利福尼亚少年在后院挖游泳池的时候,挖出来一位冰冻的穴居人。在车库里的空间加热器的帮助下,穴居人苏醒过来,继而在一个全然陌生的时代开始了一段喧闹的狂欢。 让人类进行持续几千年的冬眠基本上还只是天方夜谭,但是短期治疗性降低体温的科学,正越来越接近现实。 冷冻复苏进入临床试验Read More

死星“复活”记

星期一, 五月 26th, 2014
2012年11月14日,美国白宫网站的“我们人民”栏目中出现了一条发自科罗拉多州的帖子。一位自称“约翰·D”的网友在该页面上发起了一项签名征集活动,建议奥巴马政府提供足够的资源和资金,在2016年前建造一个与电影《星球大战》中“死星”(Death Star)类似的终极武器系统。该请愿声明写道:“通过集中国防资源建设一个超级空间站平台和武器系统,比如‘死星’,可以刺激建筑、工程设计、太空探索等多个行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并加强国防。” 这项有趣的倡议很快引起的美国网民的注意。联名上书者激增,并迅速超过了规定的最低下限人数2.5万人。根据美国的相关规定,一旦请愿人数在30天内超过2.5万人,情愿者便有权要求白宫当局进行评估,并保证将请愿书发送给相关领域的专家,最后给予正式的官方回复。… Read More

《超凡蜘蛛侠2》:犀牛人和他的机械外骨骼

星期二, 五月 13th, 2014
随着《超凡蜘蛛侠2》的上映,这位由斯坦·李(Stan Lee)和史蒂夫·迪特科(Steve Ditko)创造、1962年首次在《惊奇幻想》(Amazing Fantasy)杂志中登场的超级英雄又再次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不过,这篇文章可不是要介绍这位爱吐槽的蜘蛛小子的,相反,我们要来关注一下这部作品中的反派们。我可不是指电光人、沙人、秃鹫、神秘法师、红魔或者章鱼博士(这位是我最爱!)。这次我要说的可是犀牛人,这位在《超凡蜘蛛侠2》中出场不多但是十分抢镜的角色。 犀牛人首次登场是在1966年的《超凡蜘蛛侠》漫画中,在最新的蜘蛛侠电影中由美国著名演员保罗·吉亚玛提(Paul… Read More

科学松鼠会:互联网时代的科学传播者

星期一, 五月 5th, 2014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科普更多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教育,是科学从精英阶层到平民的普及,缺乏反馈和交流。 进入互联网时代,科普变成了科学传播。微博和网络成了重要的科学传播媒介,科学传播像娱乐新闻一样,可以对时事和娱乐热点进行科学解读,也可以翻译外媒报道,这些是目前科学传播最常见的形式。 我是谁?我要说什么? 要成为互联网时代的科学传播者,首先要问自己两个问题:我想成为哪一种传播者?我想传达什么信息? 互联网时代的科学传播者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新闻的介绍者;英语新闻的搬运者;某一领域的独立作者;紧追时事的科学时评家;科学传播领域的观察者;科学传播组织成员;等等。… Read More

互联网正成为我们的外部记忆资源?

星期二, 四月 29th, 2014
我们都在某种程度上把劳心的事托付给他人。当新信息出现时,我们会自动把记忆事物与概念的责任分配给社交群体里的成员。我们自己记得某些事,也信任其他人会记得其他事。想不起正确的名字或如何修理坏掉的机器,只要去找负责记得这些事的人就好。不管遇到任何事,我们不只知道自己脑袋里的信息,也“知道”社交圈里其他成员负责哪些信息。 这种透过“交互记忆系统”(transactive memory system)分摊信息的倾向,是在面对面互动的世界里发展出来的,其中,人类大脑是信息储存的最佳工具。然而那个世界已不复存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人类大脑已经从主力退居成陪衬角色。… Read More

将你的意识上传到计算机

星期六, 四月 19th, 2014
许多未来学家预测,终有一天我们能将心智上传至计算机,且能在虚拟现实环境中自由翱翔。这是可能的——然而仍有不少棘手的问题需要考虑。以下八大理由告诉你为何大脑无法被数字化。 话说回来,此设想并非空穴来风。不少重要的思想家都表达了对该可能性的支持,包括著名未来学家雷蒙德·库兹韦尔(《如何创造心智》一书作者)、机器人学家汉斯·莫拉维克、认知学家马文·闵斯基、神经学家大卫·伊格曼等多人。 当然,怀疑论者乐于趁机揭穿意识上传的伪装。毕竟,宣称我们能够将意识思维转移至计算机可是件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 Read More

练出来的才是最强大脑

星期二, 四月 8th, 2014
像素眼郑才千、魔方男神贾立平,盲填数独孙彻然,超级记忆者刘宏志和黄金东……随着《最强大脑》收视率攀升,各种讨论也越发热烈。有人列出了参赛者从前接受的训练后问,这种练出来的,算得上最强大脑吗? 最强大脑 事实上,通过训练得到的天才更值得赞许和效仿。最强大脑是靠练出来的,不是靠生出来的。 对于天赋向来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一是认为天赋生来相对固定、难以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有“顺其自然”;… Read More

波利尼西亚人最早到达南美洲?

星期三, 三月 19th, 2014
波利尼西亚人在哥伦布之前率先到达了南美洲吗?对太平洋地区挖掘出土的鸡骨骼的远古DNA的分析结果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鸡 人类进行迁徙时会带上鸡。鸡的遗传标记反过来能够帮助人们推测人类的迁徙过程。 一项由阿德莱德大学澳大利亚古DNA研究中心(ACAD)领导的研究表明,此前声称早期波利尼西亚人与南美洲存在联系的观点,很可能是基于被污染的实验结果作出的论断。相反,这项新的研究已经确认并追踪到了原始波利尼西亚鸡的独特的遗传标记,而这个遗传标记目前只在太平洋和东南亚岛屿发现。论文日前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 Read More

宇宙学研究上演“龟兔赛跑”

星期二, 三月 18th, 2014
一段科学竞赛的散文 在距离地球150万千米的空旷寒冷的太空,有一个质点。如果我们将它放大,那是一颗人类发射的航天器。它的角状天线中藏有74个辐射计,全部指向宇宙最深处,背对着地球和太阳。这是欧洲空间局5年前发射的最先进的航天器——“普朗克”(Planck)——已在两年多前完成了主要观测计划,数据已经传回地面。 事实上,经过既紧张又放松的分析和计算,200多位科学家已于2013年3月完成了对一半数据的科学解读,发表了31篇论文。他们的结果让全球天文学家和宇宙学家处于兴奋之中。可是……他们对剩余的一半数据的重视不够,让他们错失了本世纪最重要宇宙发现的首次发明权。… Read More

海洋蒸气机从科幻走向现实

星期一, 三月 17th, 2014
如果说,有哪种能源配得上“蒸汽朋克”的名号,那就非海水温差发电莫属了。维多利亚时代的科幻?没错:早在1870年,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就在《海底两万里》中构想过这种可能。19世纪前后的机械技术?没错。后启示录未来可再生能源的有力候选?这一条不妨也打上个勾。 海洋蒸气机 人们显然曾经对这一技术寄望过高。理论上来讲,海水温差发电(OTEC)在任何年份内,都能够提供相当于全世界需求4000倍的能量,而且不会产生污染和温室气体。然而在现实中,这项技术因为难以实现而久被搁置。… Read More

意识转移,还有多远?

星期日, 三月 9th, 2014
人脑以及生发其中的意识,让我们创造了文化和文明。但是,在技术和环境问题的夹攻之下,保障这些奇迹(更别提我们这个物种)的存续,将有赖于意识的适应能力。面对挑战,我们一直在扩展自身的能力,创造了从衣服到手机到电子耳蜗等种种人工制品。和以往一样,人类的生存将继续依靠我们适应性的不断提高。 幸运的是,我们可能即将从根本上突破自身局限了:位于人类经验核心的复杂信息处理过程,没有理由继续只能以生物学的方式得以实现。将意识功能从脑转移到其他类型的材料中,或者说其他基质上,使其变成独立于基质的意识(SIM),将成为一种非同寻常的适应能力。… Read More

侯世达:谈谈思考、美,还有人生

星期二, 三月 4th, 2014
“侯世达”是Douglas Hofstadter的中文名,这个1997年由他的中文出版商所定的名字,如今已是他在中文世界里的通称,这个名字也确实比他的父亲、196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物理学家罗伯特·霍夫施塔特(Robert Hofstadter)按照姓名音译规则对应过来的中文名要好听。不过,侯世达还有一个更私密、也更漂亮的中文名,那就是1976年他的第一位中文老师高先生为他取的“侯道仁”。与他的中文名字同样精彩的,是侯世达的成名作“Gödel, Escher, Bach: an Eternal Golden Braid”的译名——《哥德尔、埃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侯世达的这本书在英文世界里被简称为“GEB”——取哥德尔(Gödel)、埃舍尔(Escher)、巴赫(Bach)的首字母,而中文则以“集异璧”应对。… Read More

让机器像人类一样思考

星期一, 二月 17th, 2014
提起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egnce,AI),很多人会首先想起斯皮尔伯格导演的曾获2002年奥斯卡奖的科幻电影《人工智能》(AI),在电影里一对夫妇领养了一个机器人作为自己的孩子,这个机器人可以像人一样思考,具有喜怒哀乐,在它的身上发生了许多的故事。这样的科幻情景离现实又有多远呢?我们不妨先从人工智能的起源谈起。 像人类一样思考Read More

重新发现路易十六之血

星期三, 二月 12th, 2014
1793年,法国大革命风起云涌间,路易十六与他那以美丽豪奢著称的的皇后玛丽·安东尼特被送上了断头台。路易十六性格软弱,并非暴虐的君主,但因重税和贫穷愤怒的民众并不愿为他展示仁慈。221年前的今日,人头落地鲜血溅落,围观行刑的民众涌向刑台,争着让自己手中的丝绢沾上国王的鲜血……这是来自西班牙与意大利的研究者们2010年根据一些文物证据推测而出的画面,在一个雕花葫芦中,研究者们发现了属于一个生活在约200年前蓝色眼睛男人的血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