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化学’ Category

新型香水:出汗不怕臭,遇水更芬芳

星期五, 四月 10th, 2015
在人类文化里,最早的“香水”可能出自古埃及的祭司之手。在那时,香水与祭祀有着密切的联系。埃及艳后与尤利乌斯·恺撒的那段“香艳”往事,除了大帝拜倒在石榴裙下,也许还该加上古埃及的香水氤氲。后来,生产技艺的进步让古罗马贵族们达成奢华成就“香水喷泉”;蒸馏器的发明造就了“香之城”巴格达与波斯遍地的玫瑰花;法国的格拉斯人发明的脂吸法则使当地的香水制造业愈发繁荣。 14世纪,匈牙利女王发明了由酒精与香精油混合而成的淡香水“Eau de toilette”(英文即toilet… Read More

狗狗不听话?喷点“猪味香水”

星期一, 九月 1st, 2014
猪味香水(The eau de oink),别名“公猪伴侣(Boar Mate)”或者“停下来(Stop That)”,是德州理工大学的科学家约翰·麦克格隆(John McGlone)发明的。约翰一直在想办法让自家的凯安梗(译注:一种原产于苏格兰的古老的梗犬品种)托托(Toto)能不再叫个不停。现在好了,有了猪味香水,只需轻轻一喷,立即生效,而且对汪星人安全无害。 Read More

杯子的味道

星期一, 七月 14th, 2014
杯子是容器,理论上说不应该影响其中饮料的味道。但是人们通常说的“味道”,并非科学意义上的酸甜苦咸鲜五种基本味道,而是大脑对外观、色彩、口感、气味与味道等等感官体验的综合。在这个综合体验的过程中,心理因素的影响也不可忽视。比如喝酒,古人就说“葡萄美酒夜光杯”,大致是葡萄酒与夜光杯的组合,会给人们更美妙的体验。而品茶中,茶具的作用就被放到了更高的层次,所谓“器为茶之父”——茶具的重要性,是跟作为“茶之母”的水相并列的。 Read More

中国人学化学以及疯狂的造字

星期日, 七月 13th, 2014
作为一个创造新物质的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