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大堡礁倾倒泥沙是个坏主意

去年年底,澳大利亚政府批准了一项计划,旨在扩建昆士兰地区艾博特角(Abbot Point)的煤炭码头,艾博特角港是大堡礁沿岸地区的五座主要港口之一。

该项目需要从海底疏浚约500万吨泥沙以增加港口的深度。由此产生的废弃泥沙将被倾倒在25公里外的海水中,恰恰在大堡礁海洋公园内。公园当局称,该项目的批准符合47项严格的环境保护条款,以保护珊瑚礁不受损害。

环保主义者毫不令人意外地奋起反抗。有人声称这些疏浚废料有毒,并且会被直接倾倒在珊瑚上面。这两条说法都不成立——这些废物确实只是沙子,淤泥和粘土,并且会倾倒在没有珊瑚覆盖的海床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项目不会破坏珊瑚礁。远非如此。

大堡礁是世界自然遗产,但是近几十年来却每况愈下。许多物种和生态系统——珊瑚,海草,儒艮,海龟,还有包括鲨鱼在内的鱼类——的处境岌岌可危。

造成这些衰退的原因众所周知:沿海开发的污染,农业径流(从农田里流走的水,携带大量化肥等物质),珊瑚疾病,海洋酸化,海洋变暖导致的珊瑚白化(共生的虫黄藻因无法适应暖水而死去),和日益严重的风暴。

水体污染的威胁尤其严重。漂浮在水中的泥沙使海水变得浑浊,这样依靠光合作用生存的生物,比如珊瑚的共生藻和其它水草,便无法生存下去。同时,农业径流还造成了以珊瑚为食的棘冠海星的数目增长。

目前,唯一真正实施了的减污策略就是控制农业径流,这项措施尽管很成功但是效果毕竟还是有限的。而没有任何条文专门管理港口建设产生的泥沙。

然而,澳大利亚政府声称艾博特角码头工程不会影响水质。事实上,环境部长格雷格•亨特(Greg Hunt)宣布这项计划时,他说这个工程还可以改善水质。政府期望该项目通过一个“抵消”项目来阻止农场径流进入珊瑚礁海域以达到这个目标。

如果这听起来完美得不真实,那是因为这确实不真实。靠这种方法来改善水质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抗议者身穿泳装

抗议者身穿泳装,手举标语说“如果没有了大堡礁,我们就只能在水里度假了。”

要想抵消艾博特角码头工程带来的500万吨泥沙,意味着接下来的五年里我们要从农业径流里平均每年减少100万吨。考虑到能抵达大堡礁区域里的人类沉积物每年一共才600万吨,这可不是项容易的活儿。

更何况,条款里面指明只有来源于布尔德河和唐河的废物才在“抵消”项目范围内,而两条河加起来每年排放的径流物总量都不超过300万吨。在5年间要减少这两条河的排放量500万吨意味着要将这两条河恢复到差不多原始状态,需要移除几乎所有的农业——这显然是不可能并且不理想的。

让问题更加复杂的是条款还指明被抵消的泥沙或农业径流物必须是直径小于15微米的颗粒。考虑到我们对农业径流物粒径分布的有限知识,这造成了巨大的技术障碍。

最后,从目前农业径流控制计划的成本来看,该“抵消”项目的总成本应该高达10亿澳币。但是环境部长的发言只提到了8900万澳币的资金支持。

如果这还不算是最糟的,另外三个昆士兰地区的大港口——凯恩斯港,汤斯维尔港,和雷港——也计划在十年内进行大规模扩建。另外,格拉德斯通港从2010年起一直在进行扩建。

根据现有公开文件提供的信息,估计这些工程将会产生高达1.5亿吨的泥沙排放,每年大约排放1500万吨。要抵消掉全部这些港口发展带来的影响,恐怕是更不可能了。

未来极有可能有更多的港口扩建。政府最近刚刚批准在昆士兰的阿尔法镇附近建设一座大型煤矿,这肯定会需要艾博特角进行进一步疏浚,而这部分并没有被目前的项目考虑在内。

如果疏浚管理不当,我预计结果将是珊瑚严重退化。海草以及依靠海草的儒艮和海龟,还有近岸地区的珊瑚礁都会被严重损害。

不过,还是有一些鼓舞人心的改善迹象。亨特已经下令未来格拉德斯通港港的泥沙必须排放在壆墙内而不是海面上。扩建凯恩斯港的废物也将要倾倒在陆地上。然而,在现行制度下,港口发展的管理措施显然和大堡礁作为世界遗产的宝贵价值并不搭配。

更何况,澳大利亚政府和昆士兰政府都没有设立有效的气候条款来保护大堡礁。昆士兰政府拒绝接受气候变化的科学事实,而澳大利亚政府的立场也模棱两可。澳洲的煤电比例高达75%,人均碳排放位居发达国家之首。

所以,大堡礁的三个最大的威胁,气候变化,沿海开发和农业污染,只有最后一项得到了基于科学的妥善管理,但也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而已。

其实还有别的方法。在艾博特角建造一座长防波堤延伸到更深的水域,就可以避免在艾博特角的疏浚工程。如果一定要疏浚的话,废物也可以倾倒在保护墙内。这些提议全部都被否决了,这是不可原谅的错误:显然,做出这些决定都是为了最小化开发商的成本,但是最大化了环境成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