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中最荒谬的科学场景

许多孩子可能都是在电影《海底总动员》里才第一次见到珊瑚礁。这样看来,电影工作者们难道不该努力追求准确性吗?对于这部皮克斯电影,在海洋生物学家指出海藻不会在温水中生长后,动画师们大费周章,把所有珊瑚礁场景中的海藻全部去除了。

类似的,要是一个人一生中离天体物理学实验室最近的时候就是在2011年的超级英雄电影《雷神》里看到天体物理学家简·福斯特(娜塔莉·波特曼饰演)时呢?你肯定希望能看到天体物理学实验室里的常见设备,听到波特曼使用一些正确的专业术语,对吧?

电影中最荒谬的科学场景

科学界当然是这么希望的。

美国科学促进协会(AAAS)近日举办了一场名为“好莱坞和科学”的网络研讨会,探讨让科学家和导演一起工作的重要性。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科学传播专业高级讲师大卫·柯比(David Kirby),也是《好莱坞里的科学场景:科学,科学家和电影》一书的作者,以“电影业中的科学宣传史”为题进行了介绍,拉开了长约一小时的研讨会的序幕。

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电影工作者就聘请科学家来研读剧本、参观布景并在影片制作过程中给出建议。导演和制片人“想让你感到电影是以科学为基础的,是确实可信的”,研讨会成员凯文·格雷泽(Kevin Grazier)这样说道,他是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的科学家,也是美国TNT有线电视网的电视剧《堕落星辰》、Syfy(美国NBC电视台著名科幻频道)的电视剧《抗争之城》、由乔治·克鲁尼和桑德拉·布洛克主演的太空电影《地心引力》的专家顾问。科幻电就是“科学”加“幻想”,“所以要记住,我们的目标不是非要追求完美,只要在尽可能正确的同时讲述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格雷泽如是说。

网络研讨会之后,我与柯比讨论了电影里出现的最严重的错误,他对众多流行电影里的科学运用十分精通。下面列出的就是让他和他的科学家同行们最感到“不忍直视”的电影场景:

1. 《世界末日》(1998)

就这部由布鲁斯·威利斯(BruceWillis)所主演的讲述世界末日的动作电影,迈克尔·贝(Michael Bay)导演确实咨询过美国航空航天局“所有的宇宙飞船都很棒。电影场面是在甘迺迪太空中心内拍摄的,真的很棒。”柯比说,“但是关于小行星的设定真的太不切实。”在电影中,由比利·鲍伯·松顿(Billy Bob Thornton)饰演的NASA科学家告诉总统,一颗和德克萨斯州一样大的小行星将在18天后撞击地球。“那段对话太夸张了,”柯比说,“每个宇航员都知道,如果真有一颗和德克萨斯州一样大的小行星,那大概在几年前就能用肉眼看到了。”

在刊登于《自然》杂志上的一篇评论里,美国航空航天局艾姆斯研究中心(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凯文·扎恩勒(Kevin Zahnle)这样写道:

《世界末日》里的科学太过愚蠢。只提几点:(1)只有三颗最大的小行星才“和德克萨斯州一样大”;(2)在撞击地球18天前,一颗德州大小的小行星会和猎户座“腰带”上的星星一样明亮。但在电影中不知何故,人们直到那天才发现它。(3)要炸毁一颗德州大小的小行星需要1010兆吨级的能量,大概相当于世界上核武库总量的一百万倍。(4)一个800英尺深的洞(电影里的所有东西都量级很大)和德州的辽阔幅员似乎没有可比性。

据报道,影片的科学顾问伊万·贝奇(Ivan Bekey)曾试图说服导演改变对小行星的体积和预估撞击时间的设定,但被导演拒绝了。迈克尔·贝在制作住记中说,“我们觉得,观众不会相信一个只有五六英里直径的东西能毁灭地球。”

一群英国莱斯特大学物理系的研究生最近又从这部电影的情节里挑出了几个漏洞。据他们估算,布鲁斯·威利斯饰演的角色需要在小行星中心引爆一个比“大伊万”厉害十亿倍的炸弹,来炸裂小行星并让其碎块从地球飞掠而过,而“大伊万”是目前世界上威力最强的炸弹。而且他也得大幅度提前引爆时间才行。

2. 《2012》(2009)

电影《2012》中发生了强烈地震、火山爆发和海啸灾害。当然,编剧是照着玛雅历法写的;对一些人来说,2012年历法的结束就预示着“末世”。然而,他们也尝试着对自然灾害的大量发生作出科学性的解释。故事情节中,一位印度的天体物理学家发现一个巨大的太阳耀斑正导致地核温度急剧上升。带着惊恐的表情,他补充道——中微子发生了突变。“这完全是胡编。”柯比说。事实上,爱尔兰单口喜剧演员达拉·奥布莱恩( Dara O’Briain)在他的一出小品中就恶搞了这个夸张的桥段。
3. 《地心毁灭》(2003)

在这部电影中,艾伦·艾克哈特(Aaron Eckhart)饰演的地质物理学家乔许·凯斯一直在查找一系列怪事的真相——鸟类突然间失去辨识方向的能力、金门大桥倒塌、人们的心脏起搏器同时发生故障。正如他的同事康拉德·金斯基(史坦利·图齐饰)所说,“地心停止了转动。”为了让其再度转动,凯斯和他的团队深入地心引爆炸弹。“大家都被这些科学家们欺骗了。”柯比这样说。
4.《活火熔城 》(1997)

洛杉矶地下的火山爆发?柯比说“整部电影已经把科学家们逼疯了。”当说到故事设定的合理性时,美国地质调查局的地质学家罗纳德·夏邦杰(Ronald Charpentier)曾这样写到:“火山都位于有岩浆源的地区……洛杉矶及南加州也许存在着不小的发生地震的可能性,但是在一段时间内,火山爆发还是八竿子打不着的。”
就像柯比在他的《好莱坞里的科学场景》一书中所写,这部电影的制作者把剧本拿给加州理工学院的地震学家伊吉尔·哈克森(Egill Hauksson)查看,哈克森看过后就立马坚称,加州理工学院跟这部电影没有任何关系。

5.《第6日》(2000)

居家男亚当.吉布森(由阿诺·施瓦辛格饰演)被克隆了,因此他要找出是谁造成了这一切。柯比认为最糟糕的是这部电影描述克隆的方式。“克隆人的思想全部由记忆而来,这太夸张了。”柯比说,“那完全是幻想。”当一个生物体被克隆时,克隆人和原体不会年龄相同,二者的想法也不会是一模一样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