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后生:冷冻复苏进入临床试验

在1992年的喜剧电影《沉睡野人》(Encino Man)中,两名加利福尼亚少年在后院挖游泳池的时候,挖出来一位冰冻的穴居人。在车库里的空间加热器的帮助下,穴居人苏醒过来,继而在一个全然陌生的时代开始了一段喧闹的狂欢。

让人类进行持续几千年的冬眠基本上还只是天方夜谭,但是短期治疗性降低体温的科学,正越来越接近现实。

冷冻复苏进入临床试验

超级英雄美国队长在被冰封数十年后仍能复生。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只需能在低温下“假死”几个小时,就可能让重伤的病人从死亡边缘捡回一条命。

匹兹堡大学医疗中心长老会医院的医生们开始在那些有可能因伤殒命的枪击受害者中开展 “假死”试验。这样的试验在人类身上尚属史无前例。为了赢得更多疗伤时间,医生将把患者所有的血液替换成一种盐溶液。这种盐溶液会冷却患者的身体,并且几乎中止细胞活动。

从技术上来讲,血管中奔流着盐溶液的患者已经死亡:他们不会呼吸,也没有脑活动。但是他们的细胞还活着,在低温下以很低的速率运转着。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医生会重新向患者注入血液。他们将苏醒过来,就如同刚刚只是在刺骨的寒冷中小睡片刻。研究这种现象的科学家有一句常说的话:“只要你不是暖融融地死,你就还没死。”

科学家以前在猪身上执行过这一套操作,成功率达90%。在大多数案例中,当猪的血液被替换回来,它们的心脏重新开始自主跳动,身体和精神机能都没有收到损伤。2006年,波士顿的科学家用硫化氢气体引发了小鼠的低体温和低心率。重新呼吸正常空气两小时之后,小鼠恢复了正常。

“在我们做过这些实验之后,‘死亡’的定义改变了。”图森市亚利桑那大学的医生彼得·李(Peter Rhee)说。他是猪休眠试验的带头人。“每一天的工作中我都会宣布患者的死亡。他们没有生命的迹象,没有心跳,没有脑活动。我在纸上签字的时候,内心其实明白,他们并没有真正死去。就在当时,就在那里,我能够暂缓他们的死亡。但是我只能把他们装进裹尸袋。知道明明有对策,却不能实施,实在令人沮丧。”

这种新的操作名为“紧急保存和复苏术”,将只被用在处于极端状况的人类身上——只有已经进入急救室、严重失血、凭借其他救助手段平均生还几率不到7%的患者才符合条件。

1999年,成功从低温中复苏的安娜·博根霍尔姆博士。图片来源:mediclopaedia.com

尽管这将是第一批人类临床试验,但是之前几例严重的事故已经证明,极度的寒冷能够保持人的生命。在1999年的一次滑冰事故中,瑞典放射学专家安娜·博根霍尔姆(Anna Bagenholm)在冰层下的冷水里浸泡80分钟生还。她的体温当时降到了13.7℃。2000年,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埃德蒙顿市一名学步小童仅着尿布走进了冰水,但她在失去心跳两个小时后复苏了。

另外在2008年的一个清晨,美国明尼苏达州德鲁斯市64岁老妇珍妮丝·古杰(Janice Goodger)被人发现冻僵在结冰的车道上,已经失去了脉搏。后来她在医院完全康复。“第二天,她状况实在太好,他们想给她做些检查。”西雅图福瑞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的马克·罗斯(Mark Roth)说,“她发了脾气,然后便回家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