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领巧织雀的择偶观

像像其他巧织雀(Euplectes spp.)一样,生活在南部非洲的红领巧织雀(E. ardens)也是一种行一夫多妻制的鸟类。鸟类的择偶向来都不简单,这次要介绍它们,纯粹是因为它们的择偶观格外纠结一些。

首先还得从羽毛说起。在非繁殖期,无论雌雄,红领巧织雀都具有相同的浅褐色。但在繁殖期,雄鸟会换上特别华丽的礼服——婚装包括一身乌黑锃亮的羽毛、超长尾羽和一个由类胡萝卜素染成橙红色的领圈。

红领巧织雀雄鸟

红领巧织雀雄鸟的标准“结婚礼服”。

在每年领圈已经长好,而尾羽还在生长中的那段特殊季节,雄鸟之间为了争夺大片的繁殖领地而打得不可开交,每一位领地主人都要忙着赶走讨厌的邻居和大批的流浪雄鸟。红领就像是获胜者的桂冠——那些拥有更大更红的领圈的雄鸟,往往都是大片优质领地的主人。

一般认为,在那些利用类胡萝卜素来展示色彩的动物中,色彩越鲜艳的个体身体状态越好。那是不是因为红领大的鸟身体强壮,因而取得了更好的领地呢?答案似乎并不是这样简单。在南非的夸祖鲁-纳塔尔省,莎拉•普赖克(Sarah Pryke)和她的同事们用记号笔涂改了雄性红领巧织雀的领圈。其中,被涂成大号红领、小号红领、大号橙领与小号橙领的雄鸟各有14只,而另有15只雄鸟则被涂成了完全黑领。结果14只被涂成大号红领的雄鸟全都获得了领地,被涂成小号红领的巧织雀也有11只获得领地,然而只有9只被涂改成大号橙领的和3只被涂改成小号橙领的巧织雀获得了领地,所有被涂成全黑领圈的雄鸟全军覆没,没有一只成功地获得了领地。

这似乎说明了红领本身就已经成为了雄鸟间的“炫富”资本,就像马路上的奥拓总是得让着奥迪一样——哪怕奥拓车主是环球拉力赛冠军,而奥迪车主只是刚学会开车一两个月的新手。

为了争取在这场领地争夺战中获取优势,雄性红领巧织雀不惜血本,花费了大量宝贵的类胡萝卜素和能量来把领口的羽毛“染”红。红领的成本是如此昂贵,以至于领子更大更红的雄鸟都累垮了身体,因为营养跟不上,尾羽往往较短。

但是要命的是,雌性红领巧织雀似乎对那些“男人间的恩怨”丝毫不感兴趣,她们并不在意雄鸟红领的大小和颜色——她们关心的只是雄鸟尾羽的长度,这和其他各种雌性巧织雀的口味是一样的。莎拉•普赖克在她的另一项研究里提到:不管领圈多大多红,也不管领地多大多好,短尾羽雄鸟对雌鸟的吸引力都远远不及那些拥有更长尾羽的雄鸟,哪怕那些拥有更长尾羽的雄鸟只有小而暗淡的领圈和小而差的领地。

这就好比某男辛苦工作,奋斗到高管阶层,买下豪宅多套,本来满以为找个妹子毫无压力,却没想到工作压力导致形容憔悴,无暇锻炼导致身材走形,到头来发现颜控的女友对他彻底失去兴趣,被名下只有廉价小户型的平民帅哥轻易横刀夺爱。

当然,还一个不得不说的残酷现实是:不管尾羽多长,完全没有领地的流浪雄鸟都是得不到繁殖机会的。没房?没门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