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和爨爨,你更信任谁?

假设你是一家公司的老板,现在你要在两个求职者中做出选择。这两个人的简历和面试都水平相当,那么你是想聘用陈美娜(Chen Meina)还是肖芭·巴塔查里亚(Shobha Bhattacharya)?

丁丁和爨爨

人们经常需要利用有限的信息做出判断。例如,如果我告诉你“海龟都是聋子”,那么除非你是一位海洋爬行动物专家,否则你很可能无法判断我这句话是真的还是假的。然而,我们经常凭直觉就认为一件事是对的。美国喜剧演员史蒂芬·科尔伯特(Stephen Colbert)给这种直觉起名为“感实性”,他认为“真实来自直觉而非书本”。心理学研究发现,即使是一些毫不相关的信息也会影响我们的决策和感实性。例如,如果我在说“海龟都是聋子”的同时给你看一些海龟的照片,那么你就更有可能认为我这句话的是真的。

所以回到文章开头那个问题,两个除了名字之外非常相近的求职者,你会选择谁呢?对此,来自新西兰维多利亚大学和加拿大昆特兰理工大学的研究者提出了一个更加明确的问题:一个人的名字是否易读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他人对他可信度的评价?

他们在实验中先让本科生对18个国家的人名的易读性进行评分,再根据评分将这些名字分成了两组,一组是难读的名字,比如叶普盖尼·捷尔任斯基(Yevgeni Dherzhinsky);另一组则是易读的名字,比如普塔里·安加米(Putali Angami)。

之后研究者又找来一组本科生,告诉他们有些国际学生列出了一些他们最喜欢的冷知识,例如“长颈鹿是唯一不会跳的哺乳动物”。这些本科生在看完这些冷知识后,需要告诉研究者他们觉得这些冷知识是真的还是假的。列表中的每个冷知识都和一个名字相对应(例如冷知识前面会写:叶普盖尼·捷尔任斯基说……)。

研究者假设,和易读的名字相对应的冷知识更容易被认为是真的。而实验结果支持了这一假设。这一研究清楚地展示了当他人做出陈述时,他们名字的易读性对我们“感实性”的影响。我们看起来更原因相信普塔里·安加米和博多·沃米尔(Bodo Wallmeyer),而不是还是肖芭·巴塔查里亚和叶普盖尼·捷尔任斯基。所以下次你打算买车时,记着,尽管你觉得销售人员说的都是对的,但其实那辆锈迹斑斑的1981年产的凯迪拉克可能并不像销售人员玛丽说的那么值钱。

在第二个实验中,研究者发现名字的易读性不仅会影响感实性。纽曼(Newman)博士让学生们根据名字对这些名字主人在友善度、冒险度和危险性三个方面进行评分。结果发现,名字易读的人会被认为更友善,更不爱冒险,危险性也较弱。所以你会选谁做你双人跳伞的搭档呢?博多还是切斯沃夫(Czeslaw)?如果你也说英语的话,你大概会选博多;不过如果你觉得波兰语说起来更顺的话,你大概就会选切斯沃夫了。

这一发现或许应该引起那些自觉受到无意识的偏见对待的人们的注意,比如等待移民审核的申请人。在另一项研究中,来自德国波恩劳工研究学会的研究者对20世纪早期移民美国的德国劳工的薪金情况进行了调查。这些移民中的大部分会选择把自己的名字美国化,例如把名字从阿尔乔姆(Artyom)改成威廉姆(William)。研究者发现,那些把名字美国化的人在劳工市场更受欢迎,薪水也更高。

作为一个最近移民到美国的人,我在想要不要担心自己的名字对我未来事业的潜在消极影响。至少,按照纽曼博士结论,换个名字或许会让我的这篇文章读起来更可信。或者,如果我改名加布拉德·皮特(Brad Pitt)的话,你大概会比较愿意和我一起去玩儿双人跳伞了。

名字易读性的影响不仅局限于我们对他人的评价,还会影响我们对一件产品或者一家公司的评价。另一个研究发现,名称易读的公司(比如Clearman)在股市的表现会比名称拗口的公司(比如Mextskry)更好。而且还有研究发现,名称易读的食品添加剂(比如Magnalroxate)和名称拗口的食品添加剂(比如Hnegripitrom)相比,前者会让人觉得更安全。(以上公司和添加剂的名称都是虚构的)

意识到我们这种潜在的偏见不仅有助于更加公平地对待求职者(和食品添加剂),它还会影响到一些更加严重的事。例如纽曼博士指出:“目击证人姓名的易读性会影响法庭的裁决吗?”

所以,当你考虑是聘用陈美娜还是肖芭·巴塔查里亚使时,如果你发现自己更偏爱其中一位,但是没有任何信息可以支持你的直觉,那估计就是因为那个人的名字比较容易念出来。

PS:所以大家都觉得王大锤是一个亲切、随和、老实本分的好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