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概念:樱桃和樱花

看到樱花的同学常常提出的一个问题便是,“这些樱花以后会结果吗?结的果是不是樱桃?”

樱桃

樱花谢了结樱桃,听起来就像桃花谢了结桃子,苹果花谢了结苹果那样天经地义,其实我们印象中的樱桃,就是市场上那些个儿大红得诱人的,鲜艳欲滴的,是欧洲甜樱桃(Prunus avium),而我们通常见到的樱花,在花谢了之后,只能结出个子小小的不起眼的果实,常常还没到成熟就被造访的灰喜鹊和斑鸠给吃了,难得少量成熟的,看过去也就比米粒大一点,摘下一点尝尝,又酸又涩。这可奇怪了,难道樱花和樱桃不是同一种植物吗?

樱桃和樱花的问题跟桃子和桃花他家的问题还有点不一样。

桃子和桃花,当前者指的是一种水果后者指的是一种花的时候,这个概念继承比较明显,桃花谢了,她的一部分发育成味美多汁的桃子,所以可以认为当我们说出桃子和桃花时,是指一种植物的两个部分或者阶段。在分类学上也不会有别的误解,因为中文分类里,并没有哪一种植物叫做xx桃子或者xx桃花,而只有xx桃,比如碧桃、扁桃。但中国植物志里一些樱亚属植物叫xx樱桃,一些叫xx樱花,这就是造成误解的根源。

而樱桃和樱花,如果放在分类学里,就像是一个大家族里兄弟们的不同小名儿。
比如,在这个家族里,欧洲甜樱桃Prunus avium 和山樱花Prunus serrulata 都是樱亚属植物兄弟,这个家族里有好多别的兄弟,比如东京樱花、钟花樱桃、迎春樱桃……中文名字上有一些叫樱桃,有一些叫樱花,但叫樱桃的兄弟之间,却不一定比和叫樱花的兄弟关系更铁。举个例子你就明白,比如钟花樱桃Prunus campanulata,在中国大陆名字叫钟花樱桃,可人家的中文小名儿叫福建山樱花,在台湾和日本叫寒绯樱,你说到底是樱花还是樱桃?

可见“樱桃”和“樱花”并没有严格的学术定义。那当初中文小名分“樱花”和“樱桃”,有什么意义呢?

樱亚属一家,兄弟一大群,秉性并不相同,比如欧洲甜樱桃结的果实大而甜,山樱花结的果实小而酸,如果是人栽培的,常常还不结果。但山樱花的花色多变,被人类培养出了很多品种用于观赏。似乎两者之间区别就出来了,也许可以推论出,这个家族里,果实大一点的叫xx樱桃,花好看一点的就叫xx樱花?

这个推论在部分情况下是成立的,可是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山樱花尽管结果小,人家毕竟也有果实,欧洲甜樱桃也有花,花也挺好看,还有很多栽培品种可以观赏。欧洲甜樱桃结的果叫樱桃固然是真理,山樱花结的果叫樱桃也没大错,同理,欧洲甜樱桃开的花也能叫樱花。

最初西方分类学引入国内的时候,所有的樱亚属植物按习惯叫成xx樱桃,这里的“樱桃”不带有“一种果实”的含义,但后来引种自日本的东京樱花和栽培的山樱花常常败育不结果,人们只见其花不见其果。于是xx疼的分类学家一拍脑门觉得不合适:不怎么结果为什么还叫樱桃呢?于是把这些樱亚属植物都叫xx樱花。但他们没想到的是,中文的模糊与多义使得“植物的生理结构”和“植物本身的名称”发生了混乱,脑筋转不过来的同学就不好理解“樱桃的花”和“樱花的果”该怎么来叫了。

总结一下,樱桃和樱花不过是我们用中文把各个樱亚属家族的兄弟,根据果实和花的相对大小,为方便交流(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反而把问题复杂化了)而定的名,如果放到植物分类拉丁学名里,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they are all brothers!

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折衷不同的概念,可以这么回答:
1、我们大部分时候见到的樱花,和我们吃的樱桃不是同一种。
2、大部分时候见到的樱花,也会结小果实的,小果实也可以笼统叫樱桃,只是不好吃。
3、我们经常吃的樱桃,也有好看的花,也可以叫樱花,或者樱桃花。其它那些中文学名叫xx樱桃的植物开的花都笼统叫樱花也没有问题,只是不是我们常见的樱花而已。
4、她们都是一个家族的成员,相互之间关系都很近,无奈她们的小名儿已经被前人定下,后学者也只好入乡随俗,管一些成员叫xx樱花(也许花不大),另一些叫xx樱桃(也许结的果实也不好吃。中国植物志里叫xx樱桃的有二十来种。@fengfeixue0219 :真正有水果价值的樱桃也就Prunus pseudocerasus、P. tomentosa和P. avium 三种)。

真是一段孽缘啊。强分樱花和樱桃,在我看来就像把一些桃亚属的植物叫xx桃子,另一些植物叫xx桃花一样不合情理。樱桃樱花都叫xx樱多好,几十种植物开的花都可以叫樱花,果实都可以都叫樱桃。当年把一部分樱亚属植物叫樱花一部分又叫樱桃的分类学家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前辈别揍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