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中的神乐是用嘴接住子弹的?

《银魂》讲的是日本解除锁国状态二十余年后的故事。但在这世界中,打破日本锁国之门的并非外国人而是外星人,而幕府也并未就此瓦解。主角田银时虽然曾与桂小太郎及高杉晋助等人一同发动过攘夷之战,但力有未逮,如今时代变迁,为了讨生活只能努力当个只要有委托什么都能干的自由业万事通。

银时虽然过着这种日子,却有位宇宙最强的战斗民族——夜兔族的神乐——来到他身边。虽然乍看之下只是名十来岁的美少女,但一拳能把水泥墙打到龟裂,撞上汽车也全然不当一回事。最可怕的是,连坚固到令人惊讶的银时的木刀,她也能轻松折断。

《银魂》神乐

引发本文章核心问题的这一幕,发生在与银时分道扬镳的晋助企图颠覆幕府而引发的骚动中。神乐的被带着双枪的来岛又子阻挡,跳跃起来准备从空中攻击,来岛又子一面说着“在空中就无法自由闪躲了”的独白一面连开三枪。但神乐却用双手和牙齿接住射来的三发枪弹,还面带微笑。

这本领也太离谱了。这位少女到底拥有怎样的运动神经啊?

用嘴接花生很危险!
小学生时代,要是练习把花生丢上空中然后张开嘴用口接住,就会被妈妈大骂:“万一掉进气管里怎么办?”虽然当时想得很轻松:“没什么,咳出来就好了嘛。”但现在上网查了一下才知道,花生会吸收水份膨胀而阻塞气道,碎片若是掉进支气管也会引发肺炎,变成那样的话必须全身麻醉再动手术取出等等……。光是用嘴巴接花生都有可能送掉性命,竟然还有人用嘴巴接住枪弹,神乐还真够乱来!

最重要的是,花生和枪弹的速度之差可不是普通的大。就算把花生向上抛到1m高再掉落,飞进口中时的速度也只有秒速4.4m,但子弹的速度可是秒速200到600m啊,就算取中间值400m,可也是花生速度的90倍啊。更何况,花生就算张开嘴等着也不会怎样,换成子弹的话,就会一枪射穿喉咙后壁,顺便把延髓和小脑一并打穿。若是不想在此结束生命,只能在枪弹通过上下牙齿之间的一瞬用牙齿咬住子弹,让它停下来。要是太慢咬下去子弹就会打穿头,太快咬下去子弹一样会先打碎牙齿再打穿头,结果都是死路一条。

实际上,这种事真做得到吗?假设子弹的长度为2cm,通过上下牙齿之间的时间只有0.00005秒。据说人类从受到刺激到做出反应所需的时间最快也要0.1秒,所以神乐能做得到,表示她比正常人敏捷2千倍。她应该能在30秒内左右反覆横跳个10万次吧。

另一个引人注目的是用两手手指接住2发子弹。神乐只用大拇指和食指就夹住了子弹,这种接法应该会因为摩擦而产生高热。如果子弹是秒速400m,温度会上升到600℃!构成生物身体的蛋白质只要受到60℃以上的温度,就会煮熟变性再也无法恢复,想必她们夜兔族的蛋白质应该不要紧吧。

话说回来,你能够一次把三颗花生投向上空,然后用两手加上嘴巴各自接住这三颗花生吗?啊,不,麻烦各位千万别去挑战,因为光用嘴巴接一颗花生就已经有危险了,要是再增加两个令人分散注意力的要素,这花生保证会掉进气管里,太危险了。

气管:喉咙到肺之间,让空气通过的管道,左右未分枝的为气管,分枝之后叫支气管。支气管还再度分枝,反覆分枝共计23次后,末端是袋状的肺泡。肺泡被毛细血管包围,氧气与二氧化碳的交换就在此进行。最初从气管分枝出来的两条叫主支气管。往左肺的主支气管是朝斜向伸出去的,往右肺的主支气管则朝正下方伸出,若是有异物不慎掉入气管时,多半会掉入右主支气管。主支气管的直径约1cm,末端的肺泡管直径只有0.1cm。

能停住子弹吗?
当然,光是靠敏捷是不可能用嘴巴接住子弹的,还必须在牙齿咬到子弹那一瞬间停止子弹的前进。就像要把行驶中的汽车煞住必须有制动距离一样,要让运动中的物体停止下来,需要有一定的距离。制动距离越短,就要有越大的力量,在这状况下,所能容许的最长制动距离只有与子弹长度相同的2cm。在这超短距离下要让秒速400m的物体停止下来,所需的力量是物体重量的40万倍。因为手枪子弹的重量大约10g,所以需要4吨的力量才能停住它。

这可不得了啦。所谓神乐向子弹施加了4吨的力量,根据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的法则,子弹也应该会对神乐施加4吨的作用力。也就是说,她的大脑会如同遭到4吨的拳击猛打一般的冲击力而摇晃。这种情形下神乐竟然还能微笑并立刻反击,可见她脑子的耐冲击力非同小可啊。更何况,神乐的咀嚼力量绝对不只4吨。因为前述的煞车力量是与子弹的前进方向平行的,因此只有作用于牙齿和子弹之间的摩擦力。相对的,咀嚼咬合的力量是与子弹的前进方向垂直的,只不过是牙齿夹住子弹的力量,所以推测前者只有后者的30%左右。这一来,她的咀嚼咬合力量应该是4吨的3.3倍,也就是足足有13吨!

据说正常人的咀嚼咬合力,臼齿大约有70公斤,门牙的话就只剩不到一半,只有30公斤左右吧。但神乐的门牙咬合力却超出常人400倍!这一来麻烦又来了,手枪的子弹是铅做的,但铅并不是很坚硬的金属。若子弹的直径为1cm,此等粗细的铅块,只要240公斤的力量就足以压碎。所以神乐要是用她13吨的咬合力咬下去,子弹会像布丁一样咬断吧。这一来,前半的子弹还是会直接命中延髓和小脑⋯⋯

制动距离:就算踩了煞车,车速也不会突然就变成0,到完全静止为止还会行驶一段距离,这就叫制动距离。即使是急踩煞车,减速也是以20公里/秒左右的程度进行的。所以若原本是时速60公里就需要花3秒钟才会静止,在这3秒内车仍会前进25m。话说回来,打从眼睛看到前方有步行者到煞车开始发生作用也要花1秒钟,而在这1秒内会行驶17m(称为空走距离),故可以将空走距离与制动距离加起来即为安全距离,由此估算大约为42m,但根据《大型执照合格完全手册》(日本文艺社出版)一书,时速60公里的停止距离是44m。速度太快时千万要注意啊。

什么人才能做到?
要避免变成这种情况,意思是神乐要一面用牙齿咬住枪弹,一面还要控制力道别咬断它。再不然就是她的舌头也强力无比,能在牙齿后面以舌头抵住子弹。以上所说不论哪种方法,都需要有超高难度的技术。想体验一下有多难,就叫你的朋友拿一块布丁向你丢过来,然后试着用牙齿接住⋯⋯不不,把食物当玩具玩可不行啊。

更重要的是,正如来岛又子所说,人在半空中是无法自由活动的。因为任何一个物体被抛向空中时,运动轨迹都会依最初的角度和速度而画出一道抛物线。即使是像人体这样各个部位都能活动的物体,身体的重心——也就是肚脐一带的那个点——是绝对不会偏离这道抛物线的。虽然双手是由许多关节所连接起来的所以较能自由活动,头部和身体的重心却是只以一根脊椎骨相连的,就算能左右摇晃,也无法上下移动。既然如此,神乐她竟然还能移动头并正确地用嘴巴接住子弹!难道说夜兔族的人连脊椎骨都能自由伸缩吗?

有着常人2千倍的敏捷度、400倍的咀嚼咬合力,以及能忍耐4吨冲击力的大脑,还有能用牙齿接住布丁的超高技巧,外加脊椎骨能自由伸缩⋯⋯想用牙齿接住枪弹,就是需要兼具以上所有本领的战士才做得到。

来吧!你也一起来特训吧!不不不,所以说,千万不可以试呀!

译者談璞关于《空想科学读本》系列图书说明:

五月下旬,在南台湾那如同盛夏般的阳光中,我来到了“科学可以这么教”的座谈会场。台上孙维新教授关于有趣的物理教学的演讲让我听得入神,几乎忘记自己等一下要上台讲什么;然而听到他说起“教物理的老师跟教数学与化学的老师比赛,看谁能让自己早日脱离‘学生们最讨厌的课程’的冠军……”,也不由得感慨万千。

对于所有数理化等自然科学的教师而言,这无疑的是个很尴尬的现实。而且这并非台湾独有状况,日前BBC报导英国面临工程人才短缺问题,竟是肇因于学生自中学时代就不愿学习自然科学。昔日工业革命发祥国竟沦落至斯,原因无它,“因为自然科学科目念起来有够无聊!”就是这个理由。

坊间近来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了各种科目的「漫画版」,甚至是以「萌角色」主打的教育书籍,都是希望能让教育和学习变得有趣一点,“假如课本像漫画书”的口号仿佛实现了。

然而,就算课本像漫画书,无聊的漫画书还是会令读者想阖上它,“让学习科学变得有趣”绝非易事。

年长一辈的人总认为“读书学习本来就是件有趣的事情啊?何需让它变得更有趣?”

是的,用功读书努力学习是很有趣的。不过,那是指对于努力学习到某一阶段之后,也就是“读出了兴致”之后才能尝到的甜头。但对于刚接触学习、才正在起步的莘莘学子而言,恐怕还没体会到学习的乐趣之前,就先尝遍了艰涩困难的痛苦。

以化学来比喻,就像是要先付出足够的“活化能”,跨越这道能量障壁之后,反应才得以进行吧。师长“在教学方式上下功夫让学习变得更容易”和坊间的另类教育书籍,就像是催化剂在降低这道能量障壁,让学生能轻松一点的跨越这道门槛,尝到读书学习的乐趣。

然而,真正能让人跨越障壁的,还是其自身在学习上所付出的努力。反过来说,有什么样的诱因足以诱使学生愿意付出努力来学习科学?

最常见的诱因就是考试,学生为了应付考试而不得不学习。

但这实在说不上是很好的诱因,常常考过了之后还给老师。更何况,对于许多将来的工作专业不需用到的学科,学生更是只是为了应付考试而学习,除此以外毫无意义。

在此,要提出一个比考试更好的诱因。为了快乐。之所以要努力学习科学,为的就是用科学来玩!而且要玩得精彩!玩得有趣!

学习科学的过程,或许必须很努力、很辛苦,但是,为了享受用科学来玩的乐趣,这点辛苦又算得了什么!

日本有一位柳田理科雄先生,他原本是一位补习班教师,十多年前写了一本《空想科学读本》,用自然科学的角度去探讨动漫画中诸多虚构的设定和故事场面,不料因此一炮而红成为畅销作家,《空想科学》也出了一系列丛书。

动漫画中的设定或情节既然是虚构,又何必拿现实的科学定律去检视这些不存在的事?有什么意义呢?

为何要花时间力气去写这本书?有一说是他为了补贴其补习班的亏损而写书赚钱,问题是他刚开始动笔写书时岂能预知书会大卖?

旁观而言,他写书的目的很简单。为了自娱娱人。如此而已。

柳田是位教师,动漫画等等是他自幼以来的兴趣。当他用科学原理去检视那些动漫画中的场景时,他是在用教了十余年的科学知识,来拆解、分析最他感兴趣的事物。换句话说,他是在玩科学!而且玩得认真而快乐!

学习自然科学,不是为了应付考试题目,也不一定是为了成为科学家,更不见得是为了将来要靠它赚钱吃饭。因为,用科学的精神和态度,来观察、看待世上的一切事物,本身就是非常有趣愉快的事!

有多有趣?《空想科学读本》系列丛书已经告诉我们了。作者柳田兄正是以身作则,自己用科学来看待动漫画,玩科学玩得很快乐,还用这种方式来告诉读者:

“我玩科学玩得很快乐!努力学习科学的话,你可以玩得比我还乐!”

Comments are closed.